口袋吧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通关攻略
ORAS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XY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2白2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白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心金魂银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白金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珍珠钻石图文攻略
绿宝石流程攻略/ 火红叶绿通关攻略/ 红蓝宝石剧情攻略
时暗探险队完美攻略/ 赤青救助攻略
游戏ROM火热下载:
口袋妖怪黑2中文版/ 口袋妖怪白2中文版
口袋妖怪黑(中文)/ 口袋妖怪白(中文)
心金(中文)/ 魂银(中文) /白金(中文)
绿宝石386中文版/ 火红完美中文版
NDS模拟器/ GBA模拟器中文版
游戏精华资料库
OR/AS
X/Y
黑白2/ 黑白
心金魂银/ 白金/ 珍珠钻石
绿宝石/ 红蓝宝石/ 火红叶绿/ 金银水晶
口袋×信长/ 护林员/ 玛古纳之门/ 空时暗探险队/ 赤青救助队
PBO战报/ 战术研究文
口袋图鉴手机版:www.koudai8.com/pmdex/m
查看: 2652|回复: 16

悼念钱学森同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3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钱学森同志去世了……
对此表示默哀……感觉近几年越来越多的老一辈死掉了……
这是悼念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31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这么重要的事- -

嗯默哀下钱老- -
的确是个伟大的人啊...

98也很长寿了,希望您一路走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31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弹一星元勋...祝您走好...
默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31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ハルカ冰精灵 于 2009-11-1 00:06 编辑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钱学森同志虽然去世了,但是他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一路走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海归的榜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钱老走好,一路平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抵得上5个师的人,钱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98歲已經很不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钱老走好。。 您为中国的航天发展 做出了莫大贡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听到新闻但是没听清,今天早上才知道这个事。
默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杰杰大帝 于 2009-11-1 18:49 编辑

默哀钱老!以下纯引用


作者:马伯庸  2009-09-04


1955年9月1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帕萨迪那港。

帕萨迪失去了往常那种旖旎的风景,海滩上惬意懒散的度假气氛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战争逼近时特有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属于阿拉曼、斯大林格勒、诺曼底和易北河,但不应该属于帕萨迪纳。

也许今天会是个例外。

在海滩和市区里,慵懒的游客早已不见踪影,到处都可以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回奔跑,他们扛着油光锃亮的加兰德步枪,唱着属于自己连队的粗俗歌曲,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值得他们畏惧的。

成队的M4谢尔曼轧过为游客修建的棕榈便道,沉重的履带挤压着不幸的路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它们巨大的钢铁身躯在市区略显臃肿,不过驾驶员高明的技术弥补了这个缺憾。几十门155毫米榴弹炮在市内各个临时构筑的发射阵地高高挺起,漆黑的炮孔对准了进入帕萨迪纳的3号海滩公路。在更远的地方,是成片的铁丝网与沟堑;那些貌似平坦的野地里,数万枚地雷平心静气地埋伏在地下,期待着有大发雷霆的一天。

一阵低沉的轰鸣划过维克多。欧文的头顶,欧文抬起头,辨认出这是一队B24轰炸机,它们摆动着宽大的机翼,腹部微微倾斜,在天空划过一条斜线,随即飞远。欧文不禁心想,在帕萨迪纳附近部署这样的大家伙,白宫那些人以后不打算来加州度假了吗?

在他的身后,一个“麦琪与麦克”冰淇淋店被临时征用作为指挥所,繁密如蜘蛛网的电话线顶替了奶油松仁冰淇淋的位置,和蔼可亲的店员被一大群严肃的参谋们取代,他们在作战地图上不停地标记,然后抓起电话大吼,确认每一个单位是否进入指定位置。

冰淇淋店再向前五百米,就是名闻遐迩的帕萨迪纳港,也是本次作战所需要保卫的目标。此时港口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条大客船懒洋洋地飘在码头旁边,就连船上的星条旗都显得萎靡不振,船舷上写着“克利夫兰总统号”几个字。

“欧文少将,您的电话。”一位参谋跑过来。欧文把烟卷从嘴边挪开,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维克多,好久不见啦。”

“嗨,威斯德克。”欧文淡淡地回答,顺便吐出肺里的最后一口烟。

“这次你们第三装甲师也来凑热闹了吗?我看到你们的番号了。”

“不只是我们,你还会看到更多的老朋友。第六、第十二、第十六装甲师,他们都来了。”

“我的天!这是一次老兵聚会吗?你看到雨果和理查德他们了没有?”

“没有,他们大概是被部署在了更前沿的地方。这次我们第三师是总预备队,兼港口防卫队。”

“就象对付德国人时候一样。”电话里的声音哈哈大笑,然后忽然压低了声音:“你觉得这一次我们是否有胜算,毕竟这是在美国国内作战。”

“谁知道呢。”欧文回答。“你们得加把劲,可不要让我有出场的机会。”

其实他说了谎,没有人比他知道的更清楚。在这次作战之前,美国海军次长金贝尔特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善意地警告他这次作战的危险性。金贝尔委婉地表示,陆军的这次举动愚蠢而草率,出于私人友谊,他不希望欧文也被卷进来。

一位海军高级将领给一位陆军少将打电话,这是非比寻常的。但是金贝尔也说了,这次作战本来就是非比寻常的。

挂掉电话之后,维克多心情变的更加糟糕。即使是十年前在莱茵兰,罗丝师长的意外身亡也没让他象今天这样心烦意乱。巴顿将军已经死了,麦克阿瑟将军已经退役了,只有艾森豪威尔将军脱下军装,变成了一位政客。在这个老兵们纷纷凋零的时代,碰到这么一场战争,不知道该不该诅咒命运。

一枚信号弹从远处袅袅升起。

“敌人来了!”一位参谋声嘶力竭地喊道。仿佛为了回应他的话,前线开始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不同口径的火器同时爆发,数千条火舌朝着海滩公路的入口喷射,钢铁暴雨倾盆而下,数万吨爆炸物被抛射到了预定地域,引发的震动与烟尘比起原子弹不遑多让。
整个帕萨迪纳立刻被烟火笼罩,刺鼻的硝烟弥漫到了任何一个角落。

指挥部里铃声大作,各个观察点的情报开始朝着这里汇集。欧文把香烟揉碎,丢在地上,把身子俯到作战图上去,试图想通过地图看清敌人的打算。

“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了!敌人继续向前移动!”参谋报告。

欧文楞住了,这开战才刚刚三分钟。在那里的是威斯德克的第五装甲师,他了解这支部队,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用三分钟就突破威斯德克的防线。

那些铁丝网和雷区都是摆设吗?欧文不禁咋舌。

但突破是一件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补救。欧文迅速地下达了几个命令,同时祈祷自己的老朋友最好能扭转这个局面。自从朝鲜战争之后,美国人都不大愿意接受失败。

战争持续了一个小时,欧文听到的全是坏消息。第六、第十二和第十六师的防区先后遭到了毫不留情的突破,通讯线路里一开始简直嚷成了一片,但正在逐渐变得安静。那些通信员一个接一个地陷入沉默,每一个呼叫频道的沉默,都代表一支部队的覆灭。

当步话机里最后一个人的声音消失的时候,欧文知道,前面的部队已经全完了——四支装甲师,只用了一个小时——现在防守港口的第三师完全袒露在了敌人面前。

三架B24轰炸机开始了俯冲,然后准确地把炸弹倾泻到了。投弹非常精准,没有一颗炸弹落在第三师的阵地上。欧文和第三师的全体官兵目睹着眼前的三栋大楼被炸弹炸得粉碎,巨大的冲击波让第三师在最前沿的几个观察哨都受到波及。

当烟雾散去之后,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

这是一位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人,他的额头很大,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白色的衬衫上是一道道黑色的烟熏痕迹,脸上还带着几丝腼腆。刚才的轰炸,对他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在这个人的身旁,是许多冒着黑烟的战车残骸,扭曲的炮管和碎裂的车身悲凉地躺在地上。欧文经历过许多次战役,但他从来没见过一辆战车会变成这种形状,好像是被一只巨大的大手握住,然后被狂暴地撕裂。 整个阵线就象是被顽童蹂躏过的模型沙盘。

亚洲人对第三师的防御阵地熟视无睹,继续朝前走去,步子不快也不慢,手里还提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

“开火!开火!”

指挥官对着部下喝骂道,整个第三师都陷入了歇斯底里地狂热攻击。在港口和亚洲人之间的有限空间,立刻被热能与子弹充满,即使此时上帝在这里,也会被窒息。

欧文觉得自己的两片嘴唇变得冰凉,金贝尔说的对,这次作战是愚蠢而草率的。第五、第六、第十二和第十六师都挡不住的怪物,欧文不认为自己的第三师能作的更好。

亚洲人拎着行李箱,纵横在枪林弹雨之间,并不时伸出瘦弱的手臂,去拨开那些高速飞来的穿甲榴弹和高爆弹。

“绝对不可以让他接近港口!我们是最后的防线了!”

数十辆坦克冲了过去,试图用身躯去阻挡,用履带去碾压。可那些不可一世的钢铁怪物战车只要一碰到这个卑微的人类,就会立刻高高弹飞,然后被撕扯成两半,科学家们精心研制出来的合金装甲在这个人手里,比弗吉尼亚州生产的棉花还要柔软。

亚洲人选择了一条距离港口最近的距离,走一条直线,任何力量都无法让他偏转哪怕一度。一架恰好放置在亚洲人路线上的155毫米榴弹炮改成了平射,炮口顶在了亚洲人的胸口。亚洲人没有丝毫犹豫,继续仰着头,挺起胸朝前走去。榴弹炮发射了,炮弹在刚刚射到炮管之后就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它弹回炮管,然后剧烈地爆炸。整个榴弹炮和炮兵班都被炸上了天。而亚洲人仍旧在继续前进。

在这条直线两侧的第三师官兵们,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当他们手里的武器已经失去效果的时候,他们不知道该依靠什么东西才好。已经有人扔掉了步枪,开始跪在地上祈祷。

欧文冷静地下达了最后的指令:“停止射击,放他过去。”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作更多事情了,即使事后要上军事法庭,他也要坚持如此。这场战争不能持续下去。

亚洲人看到对方停止了射击,朝着指挥部的方向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到港口,在第三师全体幸存者的注视下慢悠悠地踏上克利夫兰总统号。

克里夫人总统号的大副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纳闷地望着这个亚洲人。

“你好,这是下午三点启程去香港的船吗?”

“是的。”

“总算赶得及,这是我的船票和护照,一等舱。”亚洲人露出笑容,把行李箱搁到甲板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从特米那岛过过来的,这一路可真是累死了。”

“长途旅行就是如此。”大副嘟囔道,对刚才港口外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欧文一直目送着克利夫兰总统号离开码头,消失在太平洋的远方。他把搜寻其他几个师幸存士兵的工作——如果有幸存者的话——交给副官——自己则在帕萨迪纳市废墟找了一个还没被摧毁的公用电话亭,投入几枚硬币,拨了一个保密的号码。

“喂,金贝尔吗?”

“嗨,维克多,帕萨迪纳那边进展如何?”对方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个电话。

“你说的是对的。”欧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道,“钱学森这家伙,一个人能顶五个装甲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钱学森爷爷,一路走好……
走的人很多,来的人也很多;来的人若能比走的人更强,那走的人就无憾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钱教授,一路走好
默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钱学森同志永垂不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 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5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钱老这样度过了他的一生,作为一个人,他活得真值!
向钱老学习!努力实现人生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5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者happy 于 2009-11-5 20:16 编辑

不错喵[注意不是说他死的早好喵!表误解],森老完全违背了“强大的人总是早死”的宗旨[当然这不是唯一]
祝您走好,如果通往天堂的路被雾笼罩,咱能免费带路喵
当然地狱的更熟悉,不过咱知道您是不会想去的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1-10-20 05: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