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吧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通关攻略
ORAS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XY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2白2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白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心金魂银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白金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珍珠钻石图文攻略
绿宝石流程攻略/ 火红叶绿通关攻略/ 红蓝宝石剧情攻略
时暗探险队完美攻略/ 赤青救助攻略
游戏ROM火热下载:
口袋妖怪黑2中文版/ 口袋妖怪白2中文版
口袋妖怪黑(中文)/ 口袋妖怪白(中文)
心金(中文)/ 魂银(中文) /白金(中文)
绿宝石386中文版/ 火红完美中文版
NDS模拟器/ GBA模拟器中文版
游戏精华资料库
OR/AS
X/Y
黑白2/ 黑白
心金魂银/ 白金/ 珍珠钻石
绿宝石/ 红蓝宝石/ 火红叶绿/ 金银水晶
口袋×信长/ 护林员/ 玛古纳之门/ 空时暗探险队/ 赤青救助队
PBO战报/ 战术研究文
口袋图鉴手机版:www.koudai8.com/pmdex/m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bibleman

某科学的魔法世界(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30 11: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目测已大快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30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人已经笑傻了->
没事儿圣经你就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不需要给读者太多交代,乐趣嘛,要自己挖.
[给我一个主语我就能明白了](滚),不用斜体我也大丈夫[你够

怎么办意外地萌了电脑,我不会告诉你我想起那个造型类似天体的阿克罗姆
美国人..噗
嘛好歹快餐还是能吃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30 1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智商不够越看越乱。。。
不你只要和我说渡边和电脑有没有指代谁就好了。。。
冰火用POV写但是只要看个三四章就基本明了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它的关系网比较集中,利害关系也比较明显。第一部的卷一看三分之一就基本清楚来龙去脉,其实就两个(或者把守夜人那边算上就是三个)集中点吧,狼(和鹿)一个,龙一个,所以也不会觉得很乱,但是你这个看着人物间好像没啥联系啊所以直接看不懂......(智商低别理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30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ubyMaster 于 2012-9-30 19:28 编辑
某刚比 发表于 2012-9-30 19:11
。。智商不够越看越乱。。。
不你只要和我说渡边和电脑有没有指代谁就好了。。。
冰火用POV写但是只要看个 ...


就是到目前为止,就是美国来的静姐、北京来的噶塔、广东本地的电脑(人)、从日本执行完任务的渡边四个人在组织的命令下到珠海找新巫师的故事啊……序章里就把这四个人交代了啊!和冰与火的多线比起来弱爆了啊!(纯粹是因为叙述性诡计上瘾才用的POV的形式。

之前每天更新一次到电脑这里质量明显就保持不住了,于是停下来改了下。另外你们每人吐槽那句西班牙的雨太桑心了。(而且wow好好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 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定是为了庆祝银他妈开播而用的sket dance声优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2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2-10-12 17:50 编辑



  大熊
  
  “My Fair Lady。”这部《窈窕淑女》大熊看过不止一次了。也许赫本她就是一名魔法师?大熊不太明白电脑的意图。不过,赫本总比赫敏要来得可爱,而也许电脑所说的“解释魔法世界”不过是这个组织种种古老而繁复的仪式的一节。
  等等吧。大熊最不缺的,大概就是耐心。
  但当镜头转到大叔的独角戏,大熊瞥向电脑,却见他露出略带失望的表情。如果不是因赫本从屏幕上消失而不满,那电脑大概确实把这张五元的盗版碟当成启示录一样的东西了。但大熊没见过这么沉默的传教士。
  “这是美国人的叫法,”电脑终于接起大熊的话头,打破了沉默,“在英国我们没一个这么称呼这部作品的。”
  
  大熊想起来他是在哪里看的这部电影了。英语·选修八·第四单元。
  “皮格马利翁。”
  期待效应、自我应验预言。
  皮格马利翁对着雕像说话,因此雕像变成了女孩。希金斯教授希望卖花女变成公主,因此卖花女变成了公主。
  所以,有人希望出现一个火球,就出现了一个火球?
  
  “广义的皮格马利翁效应。”出题者透出一股优越而满足的腔调,“我们的魔法一半便是基于这个原则。”
  蠢透了——从遇见渡边以来,大熊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真实的虚幻感:“每个小孩都有一整套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都曾发自内心地相信,但圣诞老人和彼得潘从未出现过。”
  “虚幻人物?那确实太难了,魔法构造得过于复杂是大多数——用那个著名的设定来说——麻瓜的致命伤。当然,作为原则之一,另一半原理从不能公开宣扬;所以你们看到的魔法都是一个巫师念念有词,再加上一些虚无缥缈的精神力,就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电脑合上了他的笔记本,恢复了那个熟悉的电子音:“这么说吧,假如你要打出一发火球,除了在脑海中构造一个火球,还需要什么?”
  “蓝?”大熊答出第一反应之后哑然失笑,现代大部分和魔法相关的作品尤其是游戏中,魔力值都是最基础的概念,但古老的魔戒、经典的龙枪和这群魔法师老是提到的哈利波特里却都没有这个词。所以对他们来说,……诶?!
  大熊愕然抬头,面对的是电脑的耸肩和微笑:“没错,虽然我们更喜欢科学给它的定义,但就是这个,魔法的基础不是古老的羊皮纸上的一两句咒语或者说精妙的动作,而是——能量。广义皮格马利翁之外,现代魔法的另一半基础,随着时代的不同其实变过好几次了,而现代主流流派采取的是——
  热力学三大定律。”
  
  “能量总和不变,因此我们不能凭空创造能量。”电子音的语速快了起来,大熊只能勉强跟上——大概比起电影这种玄妙的传教方式,直白的解说太过无聊了吧。
  “还记得我刚才那记火球么?”电脑说到这,顿了一下,忽然掀起了衬衣。大熊给这忽如其来的“性骚扰”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明白电脑的用意了:一个与那张清秀的脸不大相称的小肚腩——尽管不知道具体的过程,大概这就是点燃纸巾所借助的能量吧。
  但这也引发了另一个问题——
  “那罐可乐,不是违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么?熵,只能增加。而把可乐的热散发到空气中这种……”
  啪的一声,电脑扔过来一个书包,不偏不倚地砸在大熊怀里。“这个在我们去英国之前,就归你了。”
  大熊认得出这是那天渡边背上那个格格不入的双肩包,兔子和狸猫的挂饰都还在,甚至还闻得到上面淡淡的香气。电脑、还有刚才见到的那位美国小姐身边似乎也有一个,也许对这个世界的巫师而言,这是魔杖一样的必须物?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大熊这时感受到了背包不同寻常的重量,不禁拉开了拉链——好奇心杀不死巫师
  
  上百块手机电池,还似乎都是诺基亚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现金 +10 收起 理由
某刚比 + 10 卧槽我好喜欢这章!!!【等等我们竟然是用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7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遇到新人加入,静就陷入一种天然的矛盾。当她作完自我介绍之后,旁边一定有好事者加一句“叫她静姐就好!”
  大家都对中文里她姓名中的巧合感到好玩,这个巧合是如此的出名以致于连她美国的同事都乐得称呼她“Jing”。但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名字继承自她母亲家族中那个古老而优雅的名字。静不太喜欢这个名字,正是这个名字让她走进了这个与她格格不入的世界。而当这个世界终于出现一个让她感兴趣的人时,这个名字却没给她带来一点她想要的东方眉角。
  
  就是这个家伙,刚把新人接回来的第二天就溜出去了。静并不认为这是她控制欲过强的表现,但她总有一股不信任噶塔的直觉。而且作为小队的一员,也毫无理由在这个十点“到郊区体验一下乡野的气息”。
  理论上获取五十公里之外的信息并不需要耗费太多能量,但是即便像静这样的工科博士,也构造不出一个合理的魔法解释——不过如果一分为二地看,似乎也没什么简单易行的侦测魔法。所以,若还在波士顿,静大概会把父亲血液里的冒险主义精神发挥出来。但在这片土地上,她显眼的金发显然还是不适合在盯梢这种工作中出现。
  所以答案很简单:一个XXX,然后静就只需要在这家奶茶店翻开一本杂志,像一个“常见的老外”那样带上耳塞就好。电脑还在小黑屋哩,因此没人提醒她:即使是老外,也不会选择一本《故事会》。
  
  再静忍受了一小时的噪音和毫无生气的报站音后,噶塔似乎终于到了他的目的地。出乎意料的大风继承了公交车上的嘈杂,但当她身边一下子涌出一大片人群时,耳塞里传来了清晰的钟鸣。
  “教堂?”
  很快静就否定了这个想法,那边同样也是一片熙熙攘攘的声音,那大概就是学校了。真讽刺,在美国,钟声和巫师都属于上帝;而在这,却属于牛顿。
  静的身边好像来了一整个小镇的人,每个人都带着一种轻蔑混着惊讶的眼光看着她手上的《故事会》,但她并不在意这种目光——耳塞那端,噶塔身边很快就清净了下来,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
  两个人。
  希望那个步子轻的别是个女孩子,哦不对……别是男孩子!
  
  “你就是学会的人?我哥哥说你们总有一天会来的。”一个略带点腻气的声音,生涩却没有丝毫怀疑:“可是我都高三了……”
  纯血的黑羊?就在这座城市?但噶塔没理由冒着不可接受的风险去私自接生啊?按学会的章程,噶塔如果认识他的亲人,会毫无疑问地成为他的第一监护人。
  “你哥哥,还说了什么?”噶塔的声音软得不像他。
  没有回答。风声伴随着这一分钟以上的沉默,静甚至怀疑监听失效了。当她正准备摘下耳塞的时候,却传来一句没有由头的哭腔:“一个……一个物体的加速度,与它所受的力成正比,与它的质量成反比!”
  
  又是一阵沉默,接着是一段听不清的呢喃。静姐甚至能想象出噶塔擦去对方眼泪的情景,他其实是最温柔的那个人
  但当她续上第八杯大号珍珠奶茶的时候,是那个冷酷的声音又回来了:“如果我告诉你,”静能清晰地听到噶塔咽口水的声音。“力是维持运动的原因呢?”
  
  静试图去判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她觉得脑子像被炸开了一般,甚至没办法听清后面的对话了。
  她是如此专注地仰望她的星空,以致于没发现自己踏入了陷坑。
  在她背后,奶茶店的铁闸门轰然落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8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韵 于 2012-10-18 11:27 编辑

fair lady永远是在高中英语课上看的嗯
然后为我自己的智商拙计一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9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2-10-19 12:25 编辑



  大熊 

 
  “永远不要以为女孩子对你有好感。”
  大熊从电脑房间里出来之后,已经对自己默念了几十次了,但这则警世通言起的作用并不比小椴那句话高明多少。即便知道那是计划的一部分,餐厅里的那邂逅中女孩的一颦一笑还是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而这个女孩现在就坐在他对面,而方圆十米内没有任何一个能给大熊带来安定感的第三人。
  
  “肚子,饿了。”一直紧锁双眉盯着电脑屏幕的渡边也许注意到了这种微妙的气氛,还有大熊的窘态,她抬起头来露出了那张营业性的笑脸,脱口而出的却是这么句让大熊哭笑不得的请求。
  于是厨房的所有权第一次发生了转移,理所当然的,从一个男性到另一个男性。大熊耸了耸肩,挤出一个无奈的苦笑,随即转身走进了厨房。在确信渡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之后,最靠不住的神经系统立马出卖了组织,大熊能感觉到一股股血液越过颈椎,冲击着他的头皮。噢,天啊!
  
  接下来的问题是,大熊不太会做饭。
  杂煮面、我流炒饭、辣椒炒肉、煎猪扒、烤鸡腿,这些大熊有把握的烹饪手段,每一个都能满足自己的饕餮之欲,但却没有一个能摆上台面招待客人,尤其还是她。
  所以当大熊打开冰箱,看到那个熟悉的包装时,终于能长抒一口气。
  咖喱,永远不会失败的料理。
  
  大熊不甚仔细地刨去土豆的外皮,分出提供实感的切块和提供淀粉的小丁,顺手扔进大锅里先煮着;接着闭上眼睛,任手下的洋葱被乱刀扯成碎片,被放入铺了一层薄油的平底锅,嗞嗞地煎出黄金色的香气。
  大熊朝客厅望去:渡边闭上了眼,抽了抽鼻子,值得期待的午饭似乎让她的心情进一步地好了起来。大熊甚至还能听到她轻轻地哼着歌:“爱网球,爱泥鳅……”永远不要以为女孩子对你有好感。但是向女孩子展现自己的好感大概没什么坏处,尤其是在同事这个名义下。
  土豆和洋葱已经炖了十五分钟了,虽然王道的做法是洋葱和肉一起炒,但大熊更喜欢洋葱融化后的口感。而稍微炒过的鸡肉则在最后一刻才放下。
  最后,大熊盛了一半的咖喱出来留给外出的两人——也作为他这次冒险的一道保险。
  
  当看到渡边将勺子含进口里之后瞪羚般的眼睛时,大熊忽然晓得教科书上老奶奶们“笑得合不拢嘴”是一种怎样的心境了。
  魔法也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嘛!
  咖喱的难点在于,咖喱中材料本身的新鲜感和咖喱本身的浓郁倘若要共存,那便需要分开料理,但这又会让咖喱的味道仅仅挂在食材表面而渗不进去——这就是著名的蒙代尔三角不共存。
  所以大熊在尚未粘稠的咖喱中投入鸡肉后,利用电池提供的能量在每块鸡肉的切痕上都放置上一个沸点。在汤汁迅速浓缩的同时,鸡肉也浸入了足够的味道却不失其口感。
  大熊刚打算开口解释,渡边却出乎他意料地首先开口了,并不是一句“好吃”或者“谢谢”——
  “魔法的味道,你还真是狂妄啊。”
  
  “虽然说用魔法烹饪是一种禁忌,不过那大多是因为笨蛋们搞砸太多次而已,不用理会他们。”看到大熊一脸紧张,渡边不禁莞尔,“不过只要涉及魔法,我肯定能够知道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是你,还有很多同事见到的第一个巫师。”
  “不过说起来,果然比起女孩,魔法对你们更有吸引力啊。”渡边忽然没来头地吐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啪”——大熊被背后的掌声吓了一跳,不过电脑似乎并不是来取笑他的。
  “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听哪个?”尽管“引渡”阶段早已结束,但电脑并没有换回那个代表中立的电子音,而且居然还扬起了眉毛。
  “联系不到他们俩?”渡边换上了工作表情。或者她刚才那其实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恩,好消息。”电脑眯起了双眼,露出一个经典的大反派式微笑。
  “坏消息是,你们马上就要和这锅咖喱说再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3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噶塔
  
  噶塔尽他所能地不露出自己平时那幅嬉皮笑脸的憨态,摆出自己所能想象得出最严肃和冷酷的表情,又问了一次对面的男孩:“如果我告诉你,你哥哥是个骗子呢?”
  
  男孩脸上收起了伤感,但取而代之的并不是愤怒或者疑惑,而是一个微笑:“但是亚里士多德已经被证伪了啊,小学自然课之前我哥哥就给我演示过小球和滑轨的实验了。”他顿了顿,“科学并非全知全能,但至少不会骗你——这也是哥哥说的。”
  “不过说起来,”男孩接过话茬之后,更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而非回应噶塔的挑衅,“小时候,我曾经违背过一次热力学第一定律,凭空点燃了家里的桌布。哥哥并没因为桌布的事情责怪我,反而和我讲了一宿热力学三定律——不科学的魔法就像过饱和的溶液,可能存在,却不能长久。”
  噶塔能看到他眼中的那种热切,还有虔诚。热切是他们家族的血统,而虔诚则无疑是他哥哥的遗产。
  “魔法需要虔诚,但科学不需要。”艾萨克爵士的遗训流传了数百年,半年前那群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证明了前半句,但却从来没人注意后半句,即使学会这个把科学二字刻在脑门上的组织。
  
  噶塔并非不想发挥他的雄辩,他无比地期待能与这个少年像当年和他哥哥一样火热地战上一天一夜,但时间不允许了。
  一个侧身,他不由分说地将男孩抱了起来,一气向前跃出七八米。回过头来,两股利刃般的湍流将他们方才所立之处击得粉碎。
  虽然已经远离了教学区,但如此之大的动静大概很快就会引来人群——看来对面并不顾忌所谓的“麻瓜条款”,那么也不会给目标像电影中主角大喊一声“是谁”之后睥睨四顾的空隙。噶塔能做的,只有不停地狂奔,夹杂着大跳、疾跑和闪现,以及最要紧的吐槽:“亲,这会我们可没带着电池包——按你哥哥的说法,我们应该已经和他团聚了吧?”
  
  敌方的狙击者似乎抱着一击必中的预期,而当他们反应过来准备追击时,缩地之法并不是他们的训练科目之一。
  最终噶塔他们与对方首次照面,是在学校后山的小路上。噶塔并不需要逃走,他需要的是给身旁这个小家伙上一堂化学课
  那两个依然能够利用膛线来控制风,却连御风而行都做不到的家伙甫一进入噶塔视线,便在一双嘲弄的眼睛和一双惊讶的眼睛的注视下……烧起来了。
  “燃素,弥散于大气之中便给人与热的感觉,聚集在一起就形成明亮的火焰。”
  如果要说噶塔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大概就是这种颠覆他人世界观的感觉,尤其当对面作为巫师的一员自以为知晓两个世界的真理和规则。
  
  “对了,尽管我知道你小名。但是正式成为巫师之后,你应该有个新名字。”
  “慢、慢……”
  “漫漫?不像个男孩子的名字啊。”
  “慢着!这不科学!”
  男孩的脸上,终于挂出了第二副表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0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的思念 于 2012-10-30 20:47 编辑

有个莫名中枪的人似乎……

靠不要这样那个大跳疾跑闪现的梗一出我都笑成SB了,这……太有萌点了。
化学课好,但是我更喜欢电池包(……
圣经大人您不但是理科生您还兼职哲学家对不对……对不对(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2-11-6 19:43 编辑



  漫漫
  
  漫漫这个名字并不坏,或者用刚从朋友那学来的新词来说,不错听。同时稍微没那么重要的是,刚才这一幕让魔法世界与他的认知略微产生了预想之外的偏离。
  “那,今晚到我家来?爸爸妈妈他们都出去了。”漫漫想了一下,又补充到:“即使在,只要是和哥哥有关的事,他们都不会反对的。”
  “诶?现在不行么?”噶塔的计划中并没有整个下午在校园里闲逛的打算——即使传闻他是紫禁城中对女生来说最危险的高中教师。
  “恩,不说了,上课去了。”漫漫知道巫师的世界,同时坚信着科学的准则,刚才也确实在某种意义上被噶塔的魔法颠覆了世界观——但是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一个高三学生回到课室,从来没有。
  
  同时,政治老师的有道理:事物要一分为二的看。因此在把肉体留给桌椅之间逼仄缝隙的同时,漫漫将自己归属上帝的那一部分扔进了噶塔遗留下来的谜团。
  哥哥说,想象和能量是魔法的必要条件;能量的需求出自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而噶塔刚才显然的违反了这两条铁则。他在虚无中凭空创造了能量,又“免费”地聚集了它们。
  
  漫漫从哥哥那里继承了对科学的狂热和虔诚,以致于在证伪自己的运算能力后坚决地选择了文科——因此,热力学定律的失效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末日,只是一个新的假设罢了。
  比如,假如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即使文科生也逃不过大综合——变成一个金发碧眼的八岁女孩,那可能是愚人节玩笑,也可能是老师生病了新老师的愚人节玩笑,也可能是学校动漫社不合时宜的愚人节玩笑。总而言之,世界万物都有一个解释,这就是物理。
  
  “……必要的时候它可以带电、也可以突破引力、甚至可以光速行进,这个物体是什么呢?”物理老师自知台下的学生大部分都在赶下节课的政治作业,但仍然抛出一个端子来做一番垂死挣扎。
  “小滑块。”可惜年轻人的资讯总是要比老家伙要快,这个小插曲并不足以提起气氛。
  
  在噶塔的世界里,也许小滑块也能达到光速吧?不过牵涉到相对论的魔法一直是禁区——等等,相对论?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相对论的价值在于GPS导航系统——光速到底变不变与他们有何相干?而相对论的另一个价值就是给高中生们提供一个优越于他们父母的谈资——牛顿是错的。
  如果哥哥是牛顿,那噶塔虽然不是爱因斯坦,但至少是一个足够八卦的高中生。
  
  接下来需要解决的是……这支正在捅自己后背的笔和传过来的纸条。
  上面依旧是那种小学生般的字体:“晚上到哪里吃?”,实际上他们只有学校饭堂这一个选择,但据芊芊——漫漫至今不能理解有父母给孩子取这种叠字名——说,自由选择相比决定论来说要来得积极乐观得多,即便是装出来的自由选择。
  纸条传了回去:“如何合理地轰出一记火球?”
  在拒绝女性这点上,顾左右而言他比出柜更加效果拔群,整整一节课,漫漫身后就像是改了名的瓦良格——广域静默。
  
  但就像她能把一个棒透了得点子改成一个无聊而恶俗的歇后语一样,一个充满科幻色彩的提问在芊芊的笔下花了半小时推演出一份严谨但毫无价值的可行性报告。
  基于谨慎性的原则,她指出:至少需要一个对“火球”的定义和一个对“轰出”的定义。
  
  漫漫打了个尿噤的同时,不无恶意地想象着芊芊不穿衣服从浴室中跑出来的情景——她要是不露出额头的话,也能算得上一个冷美人了,尤里卡果然还是不太适合她。
  噶塔没有偷取能量,他只是重新定义了它。
  
  当在公交车站再次遇到那一脸胡渣的微笑后,漫漫知道自己也许没法再次回到这个被盯上的学园了。
  假如自己是对的,那这个世界就是错的,而将它纠正过来无疑就是哥哥的遗愿。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爱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漫漫就这样被出柜了,默哀三秒钟(

圣经你真的要把每一章都当做好几则冷笑话来写吗!
体谅一下我们这些智商不够的人类好吗赶脚你的线拉得够长了啊!【别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某刚比 发表于 2012-11-6 18:43
……漫漫就这样被出柜了,默哀三秒钟(

圣经你真的要把每一章都当做好几则冷笑话来写吗!

漫漫目前官配芊芊是女的啊……虽然我好像没明确说她是女的不排除以后改成男的。
要出柜也是噶塔出柜吧。

点评

在拒绝女性这点上,顾左右而言他比出柜更加效果拔群【好吧果然是我智商不够过度理解了!【……  发表于 2012-11-6 21: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5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3-3-15 10:47 编辑



    

  “要喝杯红茶么?”就在店门落下的半小时后,穿着一身猎装的金发美女就完全掌控了这小小的奶茶店中的局势。
  
  实际上,在现实世界中想控制一名巫师,比在任何小说和游戏的设定里都难得多——一名训练有素的巫师,只需要想象和相应的能量,无需魔杖或者任何的外力,就能够实现任何形式的魔法。在这个体系下,魔法静默结界那种简单方便的手段显然毫无说服力。
  所以一般人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囚禁的巫师脱光了关在密室里饿着——但是对女性巫师,尤其是身材姣好的女性巫师来说,这毫无意义。
  
  “所以你们就一直给我打迷药?”金发美女皱着眉头,露出看虫豸般的眼神。
  “非处方的安眠药!医院里的东西,能叫迷药么!不要凭空污人家清白!”
  “PDA说了,没有副作用的!”
  “还不都是你那两团脂肪的错!”
  尽管三顶兜帽下发出的是几乎一模一样的电子音,但是不须仔细分辨口音,就能听出这三台“电脑”来自何方。
  
  “红茶能让人冷静下来呢,你们真的不来一杯红茶么?”静啜了口红茶,决定在等待噶塔前来的时间里找些乐子——噶塔会来的,至少按照约定,他·必·须·来——“你们,不想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么?”静换上了魔王的口吻,对,就是那种拖拖拉拉等待勇者完成剧情一击的魔王。
  于是,尽管三名勇者被这股气势震慑住了,还是按照约定,或者为了心中的理想,又或者为了家乡的恋人,作出了攻击。
  尽管有很多魔法都能能够配得上一大段华丽的辞藻,但就像那位“破法者”所说的:“人以眴时最朴”,意思是说人在受到惊吓时,他的瞬时反应最为体现出本心,也最有效率——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最为简单粗暴。
  
  奶茶店里有液化气,有危在旦夕的巫师,有巫师的敌人。
  于是答案就是爆炸。
  这是最粗暴的攻击,也是最拙劣的攻击。
  3米,48千克,0.5秒。
  对坐在窗边的那位小姐来说,她手上那杯加了奶和五包焦糖的红茶,在看到三名敌人在眼前消失后,足够提供在爆炸前把她带走的能量——
  
  但是没有,静选择将奶茶一饮而尽。
  她甚至没有象征性地张开一面盾。
  她选择带着微笑接受这一切。
  因为,噶塔没来。
  
  ……
  ……
  ……
  
  因为噶塔没来,所以还得等一等。
  三十分钟后,穿着一身洋装的金发美女继续掌控着这片小小的废墟上的局势。
    “现在你们算是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了,所以,别了。”静,哦应该说,静第九代目露出营业式的微笑。
    “司徒雷登。”
    有人到了,却不是噶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3-3-15 11:00 编辑



  电脑 
 
  “幽默感,是入职之后首先要舍弃的东西。”
  没错,当时前辈用的是入职这个词,而不是“成为一个巫师”。
  电脑其实一直都很喜欢这份工作,虽然这就像是银行金库的守门人领着五枚铜板的微薄薪水,但每个月也足够买上五饼二鱼了。
  尤其是现在古铜钱的行情还不错。
  直到他遇到了这个女人,噢,女神。
  
  “主不在乎。”
  犹大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如果他是神,那么他不会在乎死亡,如果他不是,那他理应被处死。
  我背叛她,是因为我爱她。
  但是令人讨厌的是,无论是那个阴郁的日本姑娘还是那个理应对一切感到好奇的新人,都没有哪怕问一句“为什么?”
  ——就这么生硬地剥夺了他体验一次解说者的快感。但不管如何,现在如果仍不说清楚,剧情就会开始暴走了。
  
  “其实他们找我的时候我确实同意了但后来发现他们一次性交付的报酬从时间期望上算还不如学会提供的退休金好吧这不是重点反正静姐她不会死你问为啥那当然是因为她可以无限再生你看她这不好好的但其实没人能够真的不死但我的身份是电脑我懂的出她也算是电脑不不魔法做不到生化人这种事情她身上唯一的魔法是魔法模仿出的那层皮肤下面就是个普通的萝卜加上接收和发送的设备而已这应该是九代目哦不对九型目了吧和铱星公司干的事差不多你没看到她每次过隧道的时候就装睡么其实是真的没反应的我摸过她屁股她都我什么也没说她本人假如真的是一个人的话应该一直在洛杉矶吧!”
  渡边蹙了蹙眉头,而大熊帮她解决了这个小麻烦:“他是个好人,而静姐也许是个组织”,他顿了顿,撇着嘴补充了一句,“而我是看郑渊洁长大的。”
  
  “要·来·杯·红·茶·么?”一声不响地听完电脑的自白后,静——显然是故意的——换成了一种电子音的腔调,同时向电脑微笑着竖起了中指。
  电脑爱她,但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他爱的是眼前这个机器人,还是不久之前被摧毁的那个,抑或远在洛杉矶的那个“人”,甚至是几个月前在网络上第一次看见的那张档案照片。
  “红茶,绿茶,乌龙茶,果然还是——”
  这已经是电脑能给出的最好的follow了。
  “雅加达。”
  
  “呃,静姐你真的要,杀了这三个人?”
  打破这一尴尬场面的是大熊,守序善良?但是语气里面并没有阻止的决心,他只是在尽一个主角的义务罢了。这孩子还真觉得这世界是一个RPG啊,电脑见过太多这样的勇者了。
  最终,他们不过是选择了一个危险和报酬介于海军和国民警卫军之间的职业,而在酒吧被问到时,还得说自己在安保公司上班——在酒吧,这可连码农都比不上,尽管那儿没码农。

  “除了杀死他们,我找不到保护我们的可行方案。”
  谢天谢地,静改回了办公室语气。
  “我有一个完美的点子,但是需要6000块钱的预算。”电脑作出了一个混入这个论题之中的尝试,再次万幸的是静姐没有继续表现出敌意。
  看到渡边点头首肯后,电脑从车上拿出来三台Ipad,3G版本的。
  “在切断人类的想象力和思考回路方面,这个比镇静剂靠谱多了。”
  
  然而当他们上路后,电脑才发现静姐的怒气也许并不是来源于自己的背叛,或者是那段对背叛的辩解——
  “对了,关于我屁股的事情。”
  电脑打了个哆嗦,接着后面传来了夸张的德州口音——
  “Kiss my As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6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台神奇的电脑以及....一篇里面的梗真是随手拈来啊,理科男的胜利!
还有我懂得出是哪个星球的词汇,还是说你手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6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某魔法的XXX目录...=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8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bleman 于 2013-7-18 12:27 编辑

  黑魔法师
  
  说实话,噶塔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但是学会和老奶奶们,换言之就是整个魔法世界,都习惯以这个概念来形容他们。而最令噶塔不满的是,明明穿黑袍子的反而是学会的呆瓜,老师和自己穿了十几年花衬衫却要被冠上一个“黑”字,实在是对他这种花样男子的审美观的严重诋毁。
  “说真的,这是种族歧视——我们每个人出生之前至少有一半是白的。”噶塔以毋庸置疑的语气总结到,给了这段滔滔不绝一个豹子般的尾巴。
  可惜漫漫似乎还没到能听懂这个黄段子的年龄,依旧一言不发地蜷在座位上。
  逃离学校之后,这种沉默已经发酵了两个多小时。
  但谢天谢地,在车子驶离市区之后,他终于睡醒了过来。
  
  “我……”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你现在叫做漫漫,我们刚刚离开市区进入唐家,我们正走在追求真理的路上。哈哈哈吃我的先读!”
  噶塔一脸得意,顺便抽出当了两个小时枕头的右手,比了个克林贡人的手势。
  “我们学校还好吧?”
  心慈手软显然不是黑魔法师的风格,噶塔不禁眉头一皱,但是省掉不必要的麻烦是绝佳的品质,噶塔又微微一笑,而对漫漫无视真理这个关键词也没看过星际迷航,噶塔以撇嘴的方式表达他的失望——以致于他看上去像是发了羊癫疯。
  “先不提你那美丽的羽毛,我们来谈谈这个世界吧。”
  “魔法的本质?”
  漫漫在这点上的机敏倒是令噶塔相当满意。“我觉得当年没能说服你哥哥,是方式方法的问题。实践是检验魔法的ISO9001标准,这句话听过么?”
  这个冷笑话似乎又失败了——但是噶塔决定无视这种细枝末节,决心要漂亮地展示出自己作为教师的一面。
  “比如说有两块大石头叠在一起,你要如何分开它们?”
  “好吧我知道我们为啥来唐家了……推不动的话,起重机?”
  “记住你是个魔法师!”
  “那大概需要一桶汽油的量来提供克服静摩擦力的能量。”
  听到汽油这个词,一直没发出过声响的司机似乎回头瞥了一眼。
  
  “恩,这才像样,虽然现在主流的能量来源其实已经不是汽油了。”噶塔这才开始压低声音,“而我们的做法稍微有点不同。”
  “把两块石头看成两个质点,就再也没有什么摩擦力了。”
  “采用热素理论,就再也没有什么热力学第一定律了。”
  “相信天圆地方说,甚至把地球展平也是可能的。”
  “你哥哥也许跟你说过学院中心广场上那个亚里士多德的石雕吧?”噶塔忽然解下裤子,在漫漫闭上眼睛之前把完美的人鱼线和小腹的纹身一起展露出来,“其实我们的祖师爷比那个倒还早一点。”
  Πάντον χρημάτων μέτρων άνθρωπος
  人是衡量一切的尺度。
  
  “啊,叠石到了。”噶塔挽住有些恍惚的漫漫,“司机,有落!”
  “唔好意思,我地架车唔停叠石站喔。”
  
  在咒骂了一番公交快线的不合理之处,同时缅怀了以前自带无敌海景的老线路之后,噶塔耸了耸肩还是放弃了与司机理论的念头,转过头对漫漫说明了现在的第一要务:“那我们就去北师大找你师娘好了。”



注:这就是叠石,市区到唐家(部队、大学的区域)的必经景点。
另外漫漫的学校在市区西边,到市区大概一个半到两个小时;
叠石和唐家在市区东北方向,市区到叠石差不多半个小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加入口袋吧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3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有更新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这一章嗅出了粉红色气息一定是错觉,最后一句是好梗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31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O(∩_∩)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2-27 00: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