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吧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通关攻略
ORAS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XY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2白2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白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心金魂银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白金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珍珠钻石图文攻略
绿宝石流程攻略/ 火红叶绿通关攻略/ 红蓝宝石剧情攻略
时暗探险队完美攻略/ 赤青救助攻略
游戏ROM火热下载:
口袋妖怪黑2中文版/ 口袋妖怪白2中文版
口袋妖怪黑(中文)/ 口袋妖怪白(中文)
心金(中文)/ 魂银(中文) /白金(中文)
绿宝石386中文版/ 火红完美中文版
NDS模拟器/ GBA模拟器中文版
游戏精华资料库
OR/AS
X/Y
黑白2/ 黑白
心金魂银/ 白金/ 珍珠钻石
绿宝石/ 红蓝宝石/ 火红叶绿/ 金银水晶
口袋×信长/ 护林员/ 玛古纳之门/ 空时暗探险队/ 赤青救助队
PBO战报/ 战术研究文
口袋图鉴手机版:www.koudai8.com/pmdex/m
查看: 3123|回复: 4

巨龙吧CP坑·第一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1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町奈叶 于 2014-4-11 17:14 编辑



       他是一个普通的高中三年生,某省某市某高中。

       当然高中是什么和这个故事没有关系,如同古龙小说中出现了整整一章但和故事一毛钱关系没有的龙套一样。

       平凡的高中生活就是读书,和应对高考。他很平凡,所以他需要读书以及应对高考。他的成绩不好不坏,这很好,因为至少不会让老师过于关注他。

       在校期间,他理论上没有任何懈怠的机会:至少在这所高中,各种关于努力读书的名言警句都是贴在墙上的。而且老师常常说:你们努不努力学习,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这么说的老师,显然是以为学生不知道他们的成绩和教师工资的函数关系。


       当然,只要是被禁止的事项,就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去做。譬如说,把小说藏在抽屉里。他是一个谨慎而机智的人,即使是上课看小说,也一定装作昏昏欲睡的样子。后者即使被生理周期到了的老师逮住,受到的惩罚也会比前者轻很多。

       林黛玉可能会为了落花而伤心,但老师只会分析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写作手法,当然我并不是在表示林黛玉其实就是杜甫。

       好的让我们言归正传,他可能就是那种会因为诸葛亮死掉而不看三国、小龙女被强暴而不看神雕的人。

       所以当看到西门吹雪甩掉了孙秀青之后,他将书的扉页攥成了一团,然后塞到了抽屉深处。

       第二天,他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书都是有生命的,请不要这么对待书。】

       非常好,他想,这是哪个人的恶作剧。但他并没有时间去追究这个问题,他今天的任务是《破神枪》。对其有了解的读者们,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一本会继续让人撕书就对了。

       再一个第二天,第二张纸条:【你听不懂我说话吗?书也是有生命的,你愿意每天被人扯来扯去么?】

       他非常恼火,恶作剧并不应该无休无止。而且纸条上的谬论简直就像素食主义者的逻辑——KFC杀戮鸡群的时候,鸡会非常痛苦之类的。

       很好,炒扁豆时如果考虑到扁豆会如同身入熔炉般痛苦,我们就应该吃生扁豆。

       然后因为凝血酶活性被抑制而食物中毒。

       他在纸条上用红色圆珠笔写道:【窥视别人抽屉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别人,不要惹我。】

       第三张纸条:【很遗憾,这是我自己的抽屉。如果我惹到你了,你可以来地狱找我。】



       一个理科生不应该被鬼怪吓到。

       才怪。

       理科生最害怕的是摆在面前却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好吧。

       自己的抽屉寄宿了鬼怪,其实这间学校每个抽屉都寄宿了鬼怪,自己处于一层的教室下面其实是二战时期的坟场。面前教课的语文老师是千年僵尸。

       为什么人的想象力总会在这种时候得到最大发挥呢。

       实验室拿高锰酸钾做的圣水,剪硬纸壳自制的十字架,从被他定义为胡桃木的红豆树上折的树枝。如果他是女性的话,说不定会把大蒜汁先抹在手背,再抹在耳后静脉。

       但第二天,他看到的是第四张纸条:【这些东西,对不是吸血鬼的我而言没有意义。】




       鬼怪的信仰问题是驱鬼专家们最头痛的事情。和尚道士喇嘛尼姑一起做法事,西方极乐世界、北方真武大帝、东方药师净土、南海观音大士问这鬼魂去哪。这但凡要是个信仰薄弱的鬼,能让他们忽悠的在大街上转龙卷风玩。

       所以考虑了半天,他还是决定回到最初的那张纸条,然后,

       用最快的速度抹平了陆小凤和四大名捕的书页。

       碰上个强迫症素食主义鬼魂,可能是上次考试作弊导致的。但不管怎么说,事情应该解决了。


       纸条不出意外地再次出现了:【很好,孺子可教也。不过老读武侠不好,换一本吧。】

       也许是刻苦攻书名落孙山愤而投湖自尽的鬼,听说学校门前原来有个湖的?但不论怎样,他还是乖乖塞了一本倪匡的卫斯理进去。

       到底卫斯理和韦斯莱是什么关系呢?


       塞好卫斯理和预防鬼怪不满意的附加本三重门,他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然后发现前桌,也就是今日的值日生也在收拾书包,完全没有打扫的意思。

       “哦,那个啊,”值日生同学回答道,“反正晚上有夜校,明天问起来就说是打扫完又被弄脏了就是啦。”

       “夜校?”

       “白天工作,晚上上夜校咯,应该很累的吧。”

       “哦。”


       很好,不是鬼,这比什么都好。至于这位故意恐吓自己的素食主义老兄,反正没有真的把自己拖下地狱。他想了想,拿回了三重门,换上了阿里不达年代记。然后在纸条上写着:【犒劳】

       致,这位辛苦的同学。



     【下流,低级,变态】

       咦,居然会有不喜欢阿里布达的人?他很疑惑。

       等等,会说像第一张纸条里那种话的并不只有素食主义者。

       请原谅男校的学生暂时没有考虑到“女孩子”这种生物。不止狗,这学校里连麻雀和螳螂都是公的。但可能夜校是会收女生的?

       他扯下即时贴,写道:【请允许我问您一个问题,您难道是一位女性?】


     【和你这种粗俗无聊的男性不同,我是一个乐观向上的夜校女生。】

       最好乐观向上的人每天都考虑着怎么装神弄鬼啦。不过他还是写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作为赔礼,三重门要不要看。】
     【好啊,正好没有看过。】
     【放在里面了。顺便,你干嘛装鬼吓人。】
     【损坏书籍最好在法律上定罪哦。】
     【那只是因为内容太令人倒胃口了。】
     【下次我推荐些比较好看的书怎么样。】
     【欢迎之至,不过不要太文艺化。】
     【我也是理科生耶。】
     【文艺起来的理科生简直是人类共同的噩梦。】


       如果在现实中,这几句话,大概一分钟就能讲完吧。

       虽然在这个小小的抽屉之中,这要花费将近一周。



      【剑花烟雨江南能不能请你收回去呢,看着很像色情读物啦。】
      【好色的人眼中才会看不见这本书的精华。】
      【指望女生理解兄弟感情可不像是理智的理科生做的事哦。】
      【好吧,我换一本安妮日记好了。】
      【在某种意义上微妙地没改变呢,不过还是谢谢啦,请你听歌,Within Temptation的Pale】

       如果还处于磁带时代的话,她请他“听”的这首歌他估计是听不到了。

     【很好听,不过风格和你比较矛盾啦。】
     【是吗?我倒觉得不错呢。】


       通过纸条,他和她渐渐熟稔起来。他知道了她虽然比他还大一岁,但在夜校的班里却是最小的,不过这也理所当然。她和其他夜校生差不多,白天上班,晚上赶过来上学。

     【听上去相当辛苦啊。】
     【习惯就好啦。】

       他通常用便签纸,而她则用裁出的纸条。当然偶尔他们会写满一张A4纸,她的字很整齐,而他只要不用尺子比着就会越写越斜。偶尔她会画画,他自然是不会画的——不管是山水还是裸女,都不会。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当然有的人是上帝眷顾的幸运儿,他们不光可以同时吃到鱼和熊掌,甚至还有鲍鱼燕窝吃,有时还有冰淇淋。
       很遗憾,他不是幸运儿,所以他作为学生最重要的一方面出了问题。时间当然是大考之后。

     【你生病了吗?没有来上课?】
     【又不回我,够了哦。】
     【老天保佑你病得很重,三天不回复美女是大罪的。】


       他叹了口气,写道:

     【我心情不好,不过不是生病,多谢你了。】
     【那我再请你听首歌吧,See Who I Am】

       哦好吧,他想,也许会有那种听着鼓点就能振奋起来的人,但肯定不是自己。如果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不郁闷的话,或许他应该去工地听打桩机的嘶吼。
       他的头开始痛了。
       所以他还是没有在纸条上写一个字。


     【写些什么吧,我会】纸条的后面部分被涂抹掉了,他不知道是什么。
     【你会怎样。】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和你一起学习和努力的,毕竟都是理科生。】
     【你会怎样。】
     【学校附近的狗都被杀光了么,最近的电视剧真的好狗血。】
     【你会怎样。】
     【我会担心你。】

       他的心突然暖暖的,又麻麻的。

     【我坚持着我的方法和道路,却永远碰壁。】
     【阿甘正传看过没有?】
     【倒不如说没看过的很少吧。】
     【阿甘为什么要跑步呢?他并不是在比赛跑道上跑的,对吧。】
     【因为他喜欢跑啊,为什么问这个。】
     【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跑步的时候,也可能会有人劝你穿上跑鞋、系好鞋带、在赛道内奔跑。甚至有可能有人评价你根本不会跑步,速度太慢,根本不应该去跑。】
     【虽然你三纸无驴,不过我还是懂了。】
     【还不如光写“我懂了”。】
     【语法只是一种形式,玫瑰花即使换了一个名字,却依旧芬芳。】
     【如果你们学校有话剧社的话,你敢过去喊这一句吗?】
     【不敢。】




       他和她共用一张课桌和椅子,凝视着同样的黑板。在空间的三维之中,他们的心脏是重合的,完全没有距离。课后他小憩时,脸会贴在桌面。她困倦而休息时,也是如此。
       放学与上学,相隔两个小时,这并不是什么难以跨越的距离。
       但没人提起过见面。



       有时他与她也会讨论学习,而且他们都是理科生。
       但问题是,往往讨论的话题会渐渐偏离到奇怪的地方,譬如说讨论彗星的运行轨道会渐渐变成讨论人在彗星上生活什么的。
       天佑凡尔纳。

       当然,他们也有不那么脱线的时候——仅仅是不“那么”。

     【祝你生日快乐。】
     【我的生日在春天,你为何会认为我十二月过生日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如果你过生日却没人跟你说生日快乐,你会很可怜的。】
     【好吧,祝你昨天生日快乐。】
     【咦,我没和你说过我的生日吧。】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笨的。】
     【那,你的生日具体是什么时候呢?】
     【以你的记性和写完纸条就扔垃圾桶的习惯,我怀疑你会忘掉的。】
     【我可以写在钞票上,这样我的钱包里就会一直有钱了。】



       他们都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于是时光就在纸条的交换之间流过了期末考的那几天。

     【明天寒假了哦。】
     【那我先拜个早年?】
     【夜校的学生寒假可是不用上课的,高三的学生呢?】
     【很好,你的胜利。】

       他没有等到她的下一张纸条,果然,她放假了。

       黑板、老师、桌椅都没有变,但纸条没有了。

       寒假好漫长,他想。





     【喂,我回来了,想念我吗。】
     【终于舍得回学校上课了,不容易啊。】
     【本来不想回来的,没办法,开学了。寒假有没有好好学习?】
    【考了很多试,你说呢?】
     【你考试的时候我在尽情玩乐哟。】
     【不太公平啦。】
     【开玩笑,我还得上班的。】

       对了,他想起来,她要工作的。

       总算回到了正常的纸条生活,他每天早上踏进教室时,又有了期待。

       她会常常“送给”他歌听,什么歌都有。

       当然最多的还是WithinTemptation的歌。《Angel》、《Memory》或是《Somewhere》之类的。

       他幻想着她唱歌的样子,有时甚至会“点”歌。

     【我真的会弹琴哦。】
     【那弹给我听啦。】
     【等见面的时候,我肯定会弹的。】

       我们可能不会见面。
       他想了想,划掉这行字,但还是能看出写的是什么,于是他用力地划。
       字迹太深了,他只能丢弃。




       春分,第一场雨,雷阵雨。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他的钱包虽然被偷了,但却并没有忘记这日子。
       所以他正冒雨走在校园里,走在那株红豆树下。

       为子拾取相思子,此时此夜难为情。


     【我很开心。】

       他也是,因为她开心,所以也开心。
       永恒太遥远,爱情太陌生。
       但他和她的纸条,依旧在传递着。


       但最终还是到了高考前夕。在五月在校的倒数第二天,他发现了不止一张纸条,
       和厚厚一沓复印纸。



     【艄公说十年修得同船渡,那么我和你前世肯定不止十年的修为。】
     【我不和你道别,也不和你约定。我们将来一定会再见。】

       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怎么再见,他想。
       那一沓纸,是手抄的,他们之间所有来往过的痕迹。
       没有那一句“我们可能不会见面”,因为他划掉后,又扔掉了。


       他脑中的所有公式,突然一片模糊。
       他抽出一整张纸,用最大的字体写道:
     【我们能见面吗。】




       他们再也没有交集。






       他和她都是平凡的人,单纯的喜、单纯的怒、单纯的哀和单纯的乐。

       他们知道幸福必须追求和掌握。

       但他们依旧在社会的洪流中,或许能够遥望,但并没有游向彼此的力气。只能被动漂流,直到看不见彼此。

       但在漂流的途中,他和她必将无数次地回头望向两人曾经短暂交汇的所在。

       某省某市某高中,某教室,某人和某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1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居然还是我的?

虽然想吐槽的地方很多,但是校园恋爱这种东西让老师去写真的没问题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树果 +1 收起 理由
被冰冻的人 + 1 一发命中要害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知故事原型的我眼泪掉下来!
其实我一点也没看出这和那些CP有啥联系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2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您的笔力已经可以操控这种情节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28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第二篇特地来拜第一篇……老师太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4-4 1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