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吧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通关攻略
ORAS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XY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2白2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白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心金魂银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白金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珍珠钻石图文攻略
绿宝石流程攻略/ 火红叶绿通关攻略/ 红蓝宝石剧情攻略
时暗探险队完美攻略/ 赤青救助攻略
游戏ROM火热下载:
口袋妖怪黑2中文版/ 口袋妖怪白2中文版
口袋妖怪黑(中文)/ 口袋妖怪白(中文)
心金(中文)/ 魂银(中文) /白金(中文)
绿宝石386中文版/ 火红完美中文版
NDS模拟器/ GBA模拟器中文版
游戏精华资料库
OR/AS
X/Y
黑白2/ 黑白
心金魂银/ 白金/ 珍珠钻石
绿宝石/ 红蓝宝石/ 火红叶绿/ 金银水晶
口袋×信长/ 护林员/ 玛古纳之门/ 空时暗探险队/ 赤青救助队
PBO战报/ 战术研究文
口袋图鉴手机版:www.koudai8.com/pmdex/m
查看: 2913|回复: 4

[驿站暑假活动]來訪者 [完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9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冰见 于 2014-9-10 11:39 编辑

企划互动文
标题瞎起的
也许大概可能TBC
关键词:谎言 满月 曾经的约定




Part.1

耸立着高大的云杉木的森林,经过雨水洗礼过后,没有像书中描述的那样雨过天晴.
天色依然灰暗,光线透不下来的林木间弥漫着淡薄的雾气.


少年沾了一身泥水,正以可笑的姿势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他想大声求救但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明明几分钟前还好好的在森林里寻找猎物,但是突然的失足踩空让他从一段被雨水冲刷过而变高的断坡上摔了下去.虽然那段土坡在常人看来不是非常高,但想轻而易举地攀登上去似乎还是有些难度.
然后他开始后悔起来,为什么要到不熟悉的地方去狩猎,偏偏还下了雨.

真是不幸.

"......诶呀."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少年面前,带着他看不到的笑容俯身问候"你好啊,小家伙."

他想爬起来但手脚怎么都使不出力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摔断了,只能保持趴着的姿势看着对方的靴面.
"啊..."他没想到这时候竟然会有人出现在这里,想跟对方说些什么,但话语经过喉咙却只发出奇怪的音节,于是只能用眼努力向上看去,不过再怎么拼命看,也只能看到对方模糊的影子.

".....你快要死了呢,真是可怜的孩子."那个人蹲下来,语气里透着若有若无的轻浮感"怎么,想要我救你吗?"

听到对方这么说,少年拼命蠕动着身体试图抓住对方,但手怎么也不听使唤,反倒觉得连带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于是只能以哀求的眼神看着对方.

"......你要和我签订契约吗?"男人微笑着伸手,抚摸对方的头发,脸上的笑容变的扭曲"我可是......要收走代价的."

"啊!"
诺卡从梦中惊醒.惊魂未定的回忆着刚才的梦,那种恐怖的画面...
"还好只是梦."叹了口气,坐起来盯着窗外,外面的天色即便是一片灰蒙阴霾,也能看出来有些许微亮.
天就快亮了.

最近几天的天气因为下雨的原因一直不好,这对诺卡来说并不是好事.平日里晴天的时候那浓密的几乎不见光的云杉林就够他受了,如果再加上天色像这样不见光的话,他能打到猎物这件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天色尚早..."这么想着又躺下,同时祈求今天会是个好天气.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袋里全是胡思乱想.

从月祭那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一直做同样的噩梦,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还是说这算是某种预兆?思来想去他并不知道,或许那仅仅只是个普通的梦而已,然而这么说其实也只是在自己安慰自己,因为他总有种感觉,梦里那个孩子可能和自己有关.
但诺卡记忆里并没有任何和小孩子有关系的事情.从自己记事开始就在这座森林边缘生活,这里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住户,他们都在森林另外一侧的小镇上,诺卡只是在森林边缘看过那儿.

他必须遵守曾经的"约定".

一想到这里,诺卡就觉得心情低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接触人类是禁忌"这条规则就深深烙在诺卡心里.
一遵守就是一百多年.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出生的,但他清楚自己是什么.也正因为这样,他要保持人类的样子活下去.一直到那个"约定"被打破为止.

但是,被束缚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别说朋友,连个能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然后很自然的,他想到了Hydrangea,那个有着柔软的白色短发,金色的眼眸和温软笑容的小狼.
虽然认识一个月不到,但是诺卡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他自己从没有过的东西.

自由.

Hydrangea无论是说话时的语气和神色,还是行动,跟自己完全不一样.那么耀眼,好像阳光一样.
他有些庆幸自己可以遇到这样的人,那种开朗的性格,让诺卡觉得长久以来心里的空缺正在慢慢被填补.
但同时他也很不安,他对Hydrangea一直是隐瞒自己身份的,虽然他几次三番有意识的对Hydrangea提过"魔物"这个词眼,每次都是对方嘴上说着不在乎,但诺卡从他眼里还是看到了一丝憎恶.

所以,诺卡一直很犹豫,他对Hydrangea说他是人类,可是他知道这是谎言吗?
如果有一天被揭露了会怎么样?Hydrangea会怎么看待自己?骗子?或者是人类口中的伪善者?
他会怎么对自己?

一想到这里,诺卡心里只觉得被堵住了一样难受.
他只是......想要个朋友而已.



#

诺卡在森林行进着,今天要去森林的另一边,和Hydrangea约好了一起去镇子玩。
葱郁的高大的云杉木林是这里的景观之一.今天的天气有所好转,这让诺卡的心情好转了许多.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落下来在草地,形成斑驳笔直的投影.

诺卡很喜欢这片森林.
他觉得一直以来,人与这片大地就是依存关系.少了任何一方,就无法生存.
当然,也应当感激女神,在她的祝福下,伊禄泰厄才能如此富饶.

不过一想到那个满月的夜晚,诺卡就沉默了.

#
--两周前--

那晚他正将打来的猎物一一摆在自己搭建的小祭台上正准备开始进行月祭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地面剧烈的晃动,诺卡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平静.他冷静下来,确认震动和巨响是从东边传来的.
大概是什么地方地震了吧,诺卡也没再多想什么,继续了剩下的祭祀.


第二天,Hydrangea就找到诺卡的住处.通过他,诺卡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地震..."他小声嘟哝着,随后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可怕."

"嗯,听那些逃出来的人说,渥卡和塔夫洛已经完全成为那些地狱生物的栖息地了,似乎因卡洛斯也受了一定的牵连."Hydrangea一反常态的严肃感让诺卡有些紧张,Hydrangea并没注意到诺卡这种细微的变化,继续说着"至于帝都,已经完全坠落了."

"那我们......怎么办?"诺卡下意识的反问着Hydrangea,紧紧的攥着衣角"我不能随便离开森林啊."
"都这种时候了,约定之类的就先放一边吧."Hydrangea对诺卡反应明显表示不满.
"唔..."
"我们不如先去附近的镇子看看吧!"Hydrangea提议道"这附近的镇子应该还没有被袭击."

"但是...我们去了能干什么?"诺卡对于离开森林还是有些犹豫.

"我们可以先去找到当地的公会,到那边看看,说不定可以获取到情报之类的."听出对方有意想出去了,Hydrangea有点开心"然后我们可以在镇上逛一下,那边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嗯,那好吧."

#

诺卡突然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太对劲.
他抬头看了眼上方的茂盛的树木,原本吵闹的鸟雀竟然一只都没有.周围也是,平日常见的松鼠之类的小动物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太安静了,或者说,用死寂来形容更准确.
安静到周围只剩下树叶摩擦发出的声音,所有有生命的好像都消失不见了.

但是他花了好几天时间对这附近做了调查,这一带并没有被所谓的恶魔和鬼所侵蚀,可是......某种不是森林该有的,难以描述的气味弥漫在这一带.诺卡无法形容这是什么气味.唯一清楚的是一开始进森林的时候明明没有这种怪异的味道.难道说......

"Hydran..."想到这里,诺卡握紧了弓箭,轻声呼唤着同伴的名字.
没有回应.

"...哟,小家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你在这种地方啊,让我好找."

"你是?!"



Part.2

"......我啊,你的印象里就没有我吗?"对方的靴子磨蹭了一下土地.诺卡透过枝叶落下的斑驳的光,他发现那个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银发被斑驳的光覆上朦胧的淡金.黑色的长袍包裹匀称的身躯,袍子的袖口和下摆绣着的金色花纹的一部分被光照到,呈现出同样朦胧的光晕.
真的很美,但诺卡本能的觉得这个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唔......是来这边的旅人吗?"诺卡一边思索着,对面这个人虽然看上去眼熟但是他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大概是路过这边迷了路的旅行者吧."没关系的,这片森林我很了解,顺着这里返回,那一带的树上我用红绳在树上做了标记,循着走,用不了几天就能出森林了."

听到他的回答,对方非但没有表示谢意,反而收起笑颜.那对红宝石般的眼眸瞬间暗下来,变得深邃不见底,以冷漠严肃的表情盯着诺卡.这让让诺卡感觉有些不自然,他能感到对方明显流露出的不愉快,但他不明白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才让对方这样看着自己.正当他准备说点别的什么来缓解已经开始僵硬的气氛的时候,对方却突然上前掂起他的下巴,诺卡不得已只能与他对视着,那对美丽的红眸中透着一丝怒火,但对方的话语中却没感受到丝毫愤怒的感觉"你还记得不让你走出这里的是谁吗?"

诺卡一怔,他看着眼前这个人长相,拼命的回忆着,但并没有想起些什么.他不知道为何对方会这么问,也不明白对方眼里透着的怒火从何而来.想到这里,他别开头不再看着对方.本能的向后缩了缩身体,像只胆小的兔子一样,然后本能的回答对方"...我...我没有出去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对方没回答他,几条触手从男人身后冒出来,诺卡才意识到对方不是人类而是魔物.
"啊......你......"
没等诺卡开口,男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还记得在我大腿上躺着睡觉的日子吗?我的诺卡.你知道这个名字是谁给你的吗?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吗?"男人接二连三的发问让诺卡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他看着比他高出许多的男人,心里有种难以形容的畏惧感.
但同时他被这种接二连三的发问弄的有点不知所谓.在他记忆中,似乎并没有像男人所说的躺在别人腿上睡觉的日子,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更别说父母是谁了.于是诺卡决定按照自己的意识回答"......我没有父母啊...从记事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就是你的父亲."男人稳了稳开始急躁的情绪,伸手抓住诺卡的肩膀"你不是人类,对吧?"

"...你...胡说什么..."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对自己有恶意,诺卡嘴上不敢承认自己和他是同类.但脑子里想逃走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可是他也清楚,现在这个人硬拼是不理智的做法.于是只能试探的问一句"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是人类?"

对方似乎看透了诺卡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松开抓着对方肩膀的手,捻起诺卡的一缕头发,摩挲着"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从这里,离开."

"所以你到底是谁?"本来已经提心吊胆的诺卡被这个举动彻底击溃了最后一道防线,在自己头发被抓着的情况下,下意识用了黑色魔力凝聚的影锥向对方攻击,可是却没有想要对方性命的想法,只是想威吓对方而已.
诺卡心里只剩下两种感觉,熟悉和畏惧.

男人见状,只是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后退了一步,用数根硬化过呈尖刺状的触手在影锥刺中自己之前将其齐齐切断.然后余下的触手缠住诺卡甩了出去,在对方落地之前再抓回来"你从小时候就喜欢这么和我玩,你记得吗?"

"我小时候...是在这里...没有人陪我玩..."诺卡被抓着,没再做任何反抗,他知道即使反抗那也是徒劳,而且这个人...

"一百年前不是这样的."男人伸手轻轻抚摸着对方的头,露出怜爱的神色.

"你怎么知道不是?"诺卡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觉得思维越来混乱,对方的声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等等...这么说来...我们有见过吗?"

看到诺卡这副表情,男人忍不住笑起来"诺卡,你的记性是怎么了.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你知道你是魔物吗?"

"对啊,我是魔物."诺卡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这点不用你提醒..."

"你是......Cigarro?"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诺卡想起了什么.

"乖孩子."



Part.3

Cigarro伸手摸摸诺卡的头发"想起来了?"

诺卡并不喜欢他这种举动,他觉得对方这样做是在嘲笑他一样,于是轻轻伸手挡开对方的手"......为什么还回来?"

"为了你,是时候离开了."

"...为了我?"诺卡眼里划过一丝光,但随即消失掉."...我以为你早就不要我了."他小声说着,露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但却不敢去看Cigarro的脸.

"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要?"Cigarro笑了笑,侧身看着森林里的景色,指尖沿着就近的一棵树的树干的纹路游走,没有抬头"告诉我,你现在什么心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诺卡心里很清楚,他没有他作为人类活着的时候的记忆,他的记忆早就随着原本的身体腐烂消散了.所以当他回忆起来第一次听Cigarro描述当初如何遇见他的那些情形的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好像那些都不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一样.
因为无从知晓,所以他无法了解自己当初以及现在是怎样的心情,也无法断定对方说的是否是谎言,只能凭自己的本能来应对.
"都不来看我......我都快忘掉你了."诺卡垂眸,声音颤抖着几乎要哭出来.

Cigarro再次笑了,毕竟是自己造出来的,他少见的安慰道"抱歉呢,因为你在这里,我不担心."


#
诺卡在镇上与Hydrangea如期碰面.

"所以你遇见自己的父亲了?"在餐馆里,Hydrangea听他简单的说了近况之后对这件事有点好奇,他捧着汤碗看着诺卡"...那他有说什么吗?"
"嗯,他想让我跟他去北边..."诺卡咬着面包,含糊的回答他."父亲是商人."
"那你要跟他一起去对吧?"Hydrangea放下汤碗,头上的兽耳随之垂了下来."本来还想说一起去西南面看看..."
诺卡见Hydrangea不开心,赶忙补充道."不过我说要来见朋友,所以他没阻拦我."
"这样啊...那太好了."Hydrangea抖抖耳朵,开心的笑了"那我们一会先去公会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
"使魔?"Hydrangea看着公会墙上贴着的布告,尾巴时不时晃两下,过了一会转身向在柜台后面的负责人询问"温托耳先生,那是什么?"
"那是即时的信使,拥有使魔的话将会收到来自工会的情报提供服务."红发的青年伊德·温托耳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耐心的给两人解释着."情报的传递时间约为1~2日.总而言之,是很方便的助手."

"听上去不错,Hydran你之后不是想去西南吗?"诺卡凑过去"有了这个就方便多了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对于对于加入公会没什么太大兴趣."Hydrangea甩甩尾巴"诺卡想要使魔?"

"Hydran不要的话...我也就算了吧."诺卡一脸抱歉的看着负责人."那...温托尔先生,很抱歉,我们不申请了."

"没关系,改变心意的话,随时欢迎再来."青年笑了笑,表示对此事并不在意.但诺卡仍然一脸歉意,他拍拍诺卡的肩"不用太放在心上."

"那么打扰了."在确认了南部的情况之后,Hydrangea和诺卡在天黑之前离开了公会.
伊德·温托耳微笑着看着两人离开,金色的瞳孔映出两人的身影.


"祝你们好运."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30 19: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人重逢一点都不美好(喂),这孩子都要被玩坏了给他点好吧!还有冰冰场景感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4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海的思念 发表于 2014-8-30 19:03
…故人重逢一点都不美好(喂),这孩子都要被玩坏了给他点好吧!还有冰冰场景感点赞!


对啊一点都不美好 揍儿狂魔什么的这种事我会提哦?
顺这孩子早坏了23333

更一点
萌萌我不行了OJ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Let me 连一楼。

淦完。

可以安心考(qu)试(si)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爸爸,有点,渣。
感人再会放在这边像某种监禁play……
可是诺卡这孩子……还是很喜欢爸爸的?
小狼可爱,给姐姐摸摸尾巴(x
……觉得两个孩子的未来真的ry
爸爸似乎会做出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5-25 21: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