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吧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通关攻略
ORAS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XY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2白2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黑白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心金魂银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白金图文攻略一周目/ 二周目/ 珍珠钻石图文攻略
绿宝石流程攻略/ 火红叶绿通关攻略/ 红蓝宝石剧情攻略
时暗探险队完美攻略/ 赤青救助攻略
游戏ROM火热下载:
口袋妖怪黑2中文版/ 口袋妖怪白2中文版
口袋妖怪黑(中文)/ 口袋妖怪白(中文)
心金(中文)/ 魂银(中文) /白金(中文)
绿宝石386中文版/ 火红完美中文版
NDS模拟器/ GBA模拟器中文版
游戏精华资料库
OR/AS
X/Y
黑白2/ 黑白
心金魂银/ 白金/ 珍珠钻石
绿宝石/ 红蓝宝石/ 火红叶绿/ 金银水晶
口袋×信长/ 护林员/ 玛古纳之门/ 空时暗探险队/ 赤青救助队
PBO战报/ 战术研究文
口袋图鉴手机版:www.koudai8.com/pmdex/m
查看: 1735|回复: 0

[驿站跨年活动]初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2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町奈叶 于 2016-2-22 16:53 编辑

首先说一下啊,我这个本来就是拖延症,然后拖延症一般到最后两天写
但是呢,这次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开始学习白学了
啊,别人呢,一般学习白学都是啥脱宅啊站队啊或者玩梗啊啥的,我比较厉害
我写了三篇三四千的而且有两篇完全没写完(一篇是水浒X手办另一篇是写拖延症的)
这个太卧槽了啊!丧心病狂啊!
所以就只好这样了……



      1958年,英属香港。
      一个年青人背着行囊踏上设施简陋的码头。这片日后被誉为旅游胜地大浪湾的地方,现在还仅仅是个名叫西贡的小渔村。天色阴沉,微风起处,大有几分凉意。
      年青人刚刚踏下码头台阶便是一怔,原来离码头不远竟有一简陋擂台。擂台之上,一个使双刀的汉子和一个用长枪的青年正在拼斗,吆喝之声混在风声潮声里,依稀可闻。
      自从四年前陈克夫、吴公仪一战之后,打擂台就开始在新界流行起来。只不过眼前这两人看着并非切磋,乃是生死相搏。再加上西贡地处偏僻,故而观者不多。当然,若是收取票据的擂场,囊中羞涩的年青人估计也出不起看戏钱。
      年青人颇喜国术,见状顿时来了兴致,紧走两步到了台下。问了台边一位似是公证的中年,他才知这使双刀的姓喻名群,这用枪的复姓呼延,单名一个讷字。只听得台上那呼延讷大声喝骂,喻群则不吭声。青年仔细听去,似是说这喻群比武之时暗下毒手,害了呼延讷父亲。见喻群不敢回嘴,青年不由起了些鄙薄之意,嘴里更是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
      边上那中年见了,小声道:“你是那不知道的。这喻群当时犯了人命官司,不敢待在大陆,只得来了香港。来港之后,颇多善举,受他恩惠的人也为数不少。这呼延讷也不知怎了,困苦潦倒之际到了香港,当时错非喻群援手,那免不得饿死街头。喻群容貌已变,名字又是来香港之后才改的,也不知这呼延讷怎生发现——这一场朋友变作死仇,实在可叹。”青年听中年人说话颇有偏颇之意,好似要维护那喻群,不禁有些将信将疑。实则,那中年和喻群在大陆时也有段交情,自不为外人所知。不过青年幼时即从香港移居台湾,种种事情自然一概不晓,故而听罢虽仍是一脸鄙夷,但嘴里刻薄话却也收了不少。

      且不提台下窃窃私语。台上喻群心中却是一片惨然。这些年他午夜梦回,那柄锻铁大枪仿佛就在眼前,三棱枪尖寒芒闪闪,点在他的眉心,压得他透不过气。他一生豪侠,但那一战……确是他卑鄙无耻、暗下毒手,半点也辩驳不得。

      十年之前,正是法币、金圆券滥发的时候。北平城中,纵是大学教授也不一定吃得饱饭。当时喻群颇有侠名,几位学者央他帮忙。喻群自然一口应下——只是周济需要钱财,而且为数还不少,只得去借钱。喻群却一时差了主意,竟拿家里地契做担保。本来要是平常时候也无事,堂堂大学教授,哪里有赖账的道理?他可没想到国民党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一帮学者坐飞机便从北京撤退了。傅作义起义投诚之后,北平新定,诸事纷乱,人家上门找他这保人——欠账的纵然想还钱也是相隔万里,此时却哪里找去?典当行虽不像莎士比亚笔下的犹太人一样,但也没有宽仁到能免帐的地步。喻群本来也非豪阔,这么一来当真是穷途末路。有道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行走江湖,哪里不需财帛?若是现下还好,1948年正是国民党经济渐趋崩溃的时候。堂堂七尺好汉,当时竟沦落到几乎饿死的地步。战乱之时,他也没什么可以赚钱的手段,却想到了去挑战那河北大豪呼延平。
      这呼延平乃呼延枪法传人,一身武艺十分了得。喻群便想上门挑战,博个彩头。本来这主意打得不坏,可他武功本就弱了一筹,这几日饥寒交迫之下,几乎甫一动手便要大败亏输。情急之下,喻群竟然暗器伤人,将呼延平打死。手上犯了人命,他不敢再留,这才辗转来到香港。

      喻群心中酸涩难言,手中刀却未出差池。只见他身形一矮,左刀拖右刀抹,侧贴着三棱枪尖一带。一招一式,与十年前一般无异。只是当年那柄锻铁长枪有若杀神临世,中宫一刺如沧海横流,引而不动化之不开;现下对手虽骏骏然有乃父风采,但这式中平枪却失了个稳字。
      呼延讷枪势虽被带偏却不慌乱,见对手抽身退避,前手一按后手疾提,大枪画个半弧点向喻群双腿。不待招式用老,他肩肘发力,枪杆如怪蟒翻身,蓦地扬起,那枪尖从极低角度反刺而上。
      喻群身形急仰,八仙步避过一刺,右手刀反手封住枪身横扫之势。就在这闪避的瞬间,他想起呼延枪接下来五招名为阵渐连环,皆是直指要害,狠辣无匹,迥非战阵之上大开大合的枪术。
      果然,呼延讷牙关紧咬,两膀用力,孤星照我、大野无余,这连环两式便将喻群逼到岸边。眼见对手并无慌乱之态,呼延讷右手后扣、肩与枪平,仅凭手腕抖了个栲栳大枪花,一式三刺,径点喻群咽喉、胸口、下阴。喻群知道这招龙蛇潜伏不可硬挡,腾身跃起,反落在呼延讷另一侧。他略不思索,左手刀反背背后,只听一声金铁交鸣,他左臂如遭重击,一股沛然大力从背后涌来。喻群借着这势头急冲五步,左刀不变,右刀前探,以脚跟为轴疾转身,摆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呼延讷眼见这招石关回马无功,竟是愣了一愣。喻群趁此退了半步,深吸口气,知道接下来便是那招高门千载。
      十年之前,他败象早显,只胡缠乱打不肯认输。呼延平无奈,便用了这招高门千载,盼他知难而退。那一枪,宛若流星牧野、彩虹经天。世间枪术繁多,但这招若说速度,足可谓天下无两。喻群自己便是暗器名家,竟看不清那三寸枪尖是如何点在自己眉心。呼延平有怜才之心,锻铁长枪点到即收,未下杀手。可喻群那一瞬心中百般滋味,羞恼之下起了龌龊念头,竟鬼使神差地打出那记钢镖。这一镖不但成了他毕生恨事,也造就了这两代十年的仇怨。这场决斗之前,那位公证的中年也曾有心调解。只是杀父大仇,不共戴天——纵是十年间喻群行了一百件善事,也休想让呼延家老先生活转来。数日之前喻群才知道,当年呼延家失了顶梁柱,偌大家业,几乎数月之间即告土崩瓦解。他心中挣扎,却终是下不了一死偿命的决心,那呼延讷看在眼里,自然更是鄙夷。
      大枪一划,除了少却几分辛辣多了些许燥意之外,和十年前仍是一模一样。喻群心中自然知道,那一招自己当年敌不过,现在依旧敌不过。只是出乎他的意料,呼延讷单手枪半扫半挑,斜指自己心窝,竟还是那招大野无余。他心下一怔,手底却快得许多。只见喻群双刀并立,横斫直劈,那双刀便如风车一般,往复来回,连斩十余招。呼延讷被震得手腕酸麻,一个拿捏不住,被喻群硬生生抢入自己枪圈,便知不妙。这五招本为一套,回环往复,全无破绽,但现下这么一来,呼延讷等于入了绝境。果然,喻群双刀虚劈,待呼延讷横架之时刀势疾偏,用个洗字诀,刀分上下,沿着枪杆抹去。呼延讷大惊,连忙松手,只听呛啷啷一声响,这锻铁长枪便掉在地下。
      这响声不大,但传入喻群耳中,恍若鼙鼓震响。霎时间他终于明白,眼前这青年根本不会他父亲那一招高门千载。呼延枪的绝招,一千年来,就此断绝。他心中百味杂陈,一条人命、一式神枪、十年幸福,便因自己那一镖,化为乌有!想到此处,他双刀不由微微颤抖。
      台下那青年眉头皱了皱,向前走了两步,似要喊话。就在这分际,奇变陡生。那呼延讷竟从怀中掏出一柄小巧手枪,指向喻群。他激动之余,语音不稳,只颤声说道:“十年练枪,终胜不得你。只是我虽没了呼延家长枪,还有手枪。姓喻的,你今日难逃公道!”
      当此时,晚潮汹涌,拍在岸边,声响极大。但这海潮之声,却压不住呼延讷声音中那刻骨恨意。台下中年人摇摇头,也未出声,回首便走。那青年见了,连忙紧走两步赶上,与他并肩而行。只听背后不远处一声闷响,却不知是枪声?不知是潮声?



      那青年和中年并行数十步,皆是沉默无言。最终,那青年站定道:“有的人,虽然手中有神枪,却终究成不了枪神的。”
      中年也停下脚步,却未回应,只又摇了摇头,道:“家恨如此,若有国仇,又当如何?”
      青年皱眉,他却想不得这么多,刚刚那一场狠斗落得如此结局,虽然并非应在自己身上,可心中实在酸涩苦闷。只是世事如此,也改变不得。
      中年人不知他所想,却是开言道:“老弟看这行头似是生活窘迫。我办了份报纸,老弟若有兴致,可以找我投稿。”那青年方欲回绝,却似想到了什么,眉头抖动,显然十分惊讶,眼神之中更是露出奇光。只是他终究没再说话,只是微微躬了一躬,回头而去,再不停留。
      中年笑了笑,高声叫道:“不知老弟如何称呼?”夜幕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我姓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4-2 04: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