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加入口袋吧 登录
口袋吧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

c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koudai8.com/newbbs/?9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十六殇.The.16th.And.the.Last[3-2]

已有 919 次阅读2010-3-16 00:14

我 时常会想,甚至在很久之后也会常常好奇,那时的Will是否已经了解自己的命运。光精灵是那么敏锐的生物,它们可以用身上天鹅绒般的皮毛探知空气的流向, 它们可以从最细微的风里察觉敌意的来源。如果图鉴说得不错,那么Will就没有任何理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包括卡琳和松他们不会放过他,包括梦幻他们已经 不会再来救他。
即使不动用光精灵的天性,光是普通人类的观察力也足以告诉他这些。然而当梦幻的宣战书由阿鲁夫遗迹的未知图腾们写在夏夜的天空,又被拍成照片拿到他的面前,超能天王的表情却显得有些迷惑。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他问。似乎忘记了那问题原本是需要由他来解答。

“是因为Will保留着光精灵特征的关系吗?”后来我在私下里向尤娅问过这个问题。“你说同期接受试验的三只光精灵里,只有他一个眉间的红宝石在人类形态仍不能消去。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早晚要被存有疑心的人类发现,所以被抓到也是势必的事情?”
“这只是事情表面的情况。”尤娅说,语气里似乎还有几分不屑的意味。“他明明身为精灵,却在与人类的相处中沾染了太多人类的感情。这才是触了梦幻的大忌。”
“那么说来,他自己也知道梦幻必然不会救他了?”我继续试探着问道。
“也许吧。可是以他的心理,即使知道这些也必然不会相信。”尤娅对这个话题显得兴趣缺缺,接着却警惕似地瞟了我一眼。“感情,同情,这些东西终究要让步于人类的自私。将希望寄托于那些东西上面,本就是他自己的愚蠢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而我却觉得Will并没有将求生的希望寄于人们的同情。对于情感一类的事物在人类的心里能占多少分量,他其实是很清楚的。
那么他相信人类的感情便并不是简单的相信,而是明之不可信却执意要给自己缔造一个错觉。那不是孤注一掷的赌注,而是飞蛾扑火式的追求——前提是他了解自己行为的意义,也了解自己行为的结果。
我不知那种感情可否称作信仰。
在注视那张图腾文字的照片约莫三分钟后,他的眉头舒展开来,两眼间的宝石中光芒也趋于平和。“是这样啊。”他说。
“是怎样?”卡琳的语气已很不耐烦。“什么叫‘我们来取走不属于你们的东西,我们来取回原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代母亲寻回原属于她的世界,我们代世界寻回原属于它的母亲。”Will的声音平淡得像在讲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然后任凭人们再怎样追问,人形的光精灵只是闭上眼睛缄口不言。

我们来取走不属于你们的东西
我们来取回原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代母亲寻回原属于她的世界
我们代世界寻回原属于她的母亲
其实点到这里已经足够了,至少阿鲁夫遗迹研究院的那些历史及考古学家单凭前两句话已能猜出个七、八分。然而毕竟并非人人都是博览史书的学者,大多数人类对近现代的历史都知之甚少,就不消说上古年间的黑历史了。
联盟的天王及训练馆首领们属于不明真相的大多数,但他们却有办法弄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手上那些晶石的来历及意义,却知道怎样使用它们的力量为自己服务。
尤娅说,这就是你们人类。
于是我想起那块曾传到我手中的珠光色的晶石,想起它是怎样让我记起超能天王静谧而悲伤的目光,想起那晶石里盛着的一片又一片支离破碎的梦,每一个梦都蒙着淡淡的灰调,仿佛一切都发生于雾霭弥漫的阴冷的初冬。
我说是啊,这就是我们人类。

据讲解的人说,催眠食梦的过程持续了一整天。
这无疑是极其不人道的,但所有人也一致认为这是必须做的。提取出来的梦被以超能系能量的形式储存在事先备好的晶石碎块中,于是这世界上第一次有了比做梦的人生命更长久的梦境。
结束之后松带着两只耿鬼将昏迷的超能天王送回那间不能称之为家的小房间。原本到达目的地松便可以锁上门离开,但碰巧在他们踏进房间里的时候,Will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即便如此,松若想走自然也是可以撂下他走的。可是鬼使神差地,他在那光精灵迷离的目光里停下了步子。
“Will,你醒了?”幽灵系训练家尽可能轻柔地问,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关心而不是审讯。
这样的问话其实是不期待回答的,尤其是在把对方弄成这副状态的始因就是松和他的耿鬼的情况下。然而超能天王却还是用很翕弱的声音[恩]了一声。

后面的监控录象里只录进了松一个人的声音。Will大概确实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却似乎又很迫切地想将对话进行下去。我并不如松那般精于读唇,但根据一半的对话,加上反复的观看辨别,倒也大致能猜出他们在说些什么。
比如那时候Will问松。“那么,现在你找到你想要的真相了吗?”
圆朱市训练馆首领沉默了约有半分钟,然后回答。“我确实找到了真相,但并不是我想要的真相。”
然后光精灵似乎是笑了。“松。真相,以及你希望相信的东西。你会选择哪个?”
“真相。”松的回答毫无迟疑。
“我会选择后者。”而说出这样无声的宣言的时候,Will的眼神同样坚定。
即使知道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美好幻觉。

只因那一句话,我始终认为Will是勇敢的。
尤娅说的没有错,他确实沾染了太多人类的情感,太多只属于人类的复杂的情感,比如亦敌亦友,比如爱恨交加,比如于心不忍。而他从这许多艰难的处境里提取出了最珍贵的东西,那些为人类所标榜却难以实现的东西,比如友谊,比如爱,比如悲天悯人的情怀,并将其奉作自己的信条。
可惜那些情感并不属于他,因为他是一只光精灵而并非人类。更苛刻一点来说,那些情感也不属于任何人类,因为真正的人类早已在许多个世纪的碰撞磨合中学会了怀疑与警惕,学会了用真相与理智来保护自己。
而那过于天真的信念,终究是换不来命运的垂青。

“或许我应该谢谢你,如果那时你不救我,我说不定也会落到和古柳前辈同样的结局。”在那段对话接近尾声的时候松这样说道。
“那时我不敢相信伊吹会在丁香镇下那么重的手。”Will轻轻摇头。“我以为我们要拿的只有晶石,而不是生命。”
“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的话,我会更赞同她的做法。”幽灵系训练家似乎是叹了口气。“Will,像你这样的人——或者说精灵也好,根本就不应该卷进这样的事情。”
“我并不后悔救你。”
“这正是你的悲剧所在。”
“即使是悲剧也罢。”光精灵很轻地吸了口气,好像终于无力继续这样的交谈。“松,你说会是什么时候?”
“什么是什么时候?”松瞪着眼睛问,却应是已经隐约知道对方要问的是什么。
“该知道的东西你们都弄到了。”Will的唇角弯起一个微笑的弧度。“接下来呢?你该不是要说你们会放我走吧?”
松稍微沉默了一会。“谎言还是不必说了。大约就是这一两天吧。”
光精灵点了点头。
“⋯⋯那么先这样吧。Will,你好好休息。”我不知道松的声音和举止为何忽然变得局促而慌张,却又觉得这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情形。说完这句话,他便急急地召回耿鬼们,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房间。
匆忙之间缺失了的,是一声永远不会再有的[再见]。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5-30 20: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