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加入口袋吧 登录
口袋吧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

c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koudai8.com/newbbs/?9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十六殇.The.16th.And.the.Last[3-3]

已有 898 次阅读2010-3-16 12:39

“Will属于温和派的。”尤娅说。“后来也有谁和他一样,天真地以为人和精灵可以平等共处。”
我想平等共处四个字分量未免太重了。从那时的话语里看,Will的愿望充其量不过是:[人和精灵可以不要你死我活]。
然而如此基础的愿望却也如摘星般遥不可及。
不平等的楔子早已钉下,天平上的砝码久久地偏于一方。没有谁会为[平等]的空话拱手放弃自己既得的权益,起码,没有[人]。
就好比那天晚上卡琳对阿笔说:“你不用担心,他只不过是一只精灵。”
而阿笔也努力鼓起勇气来点了点头。
这样的对话在人类看来非常符合当时的情景,谁也不会去问为什么精灵的前面就要被加上[只不过]三字。

讨论对Will的处置方式时虽然出现了不少“怎么会这样⋯⋯”、“真不想⋯⋯”之类的感叹,但意见还是迅速地达成了一致。处死伤害人类的精灵有足够多的先例,而训练馆首领和天王们也都多少觉得自己有告慰古柳老人在天之灵的义务。
只是在说到该由谁去执行这一使命时,大家又都变得不情愿起来。
“Will之前是帮过我的。我不便动手。”松首先推掉了担子。
而其他人也同样不愿意揽这件棘手的差使。杀戮本就不是什么善事,何况光精灵好歹算与他们同事一场。
推来推去,后来不知有谁说。“不如让阿笔去吧。这件事里,数阿笔受的委屈最多了。”
“是啊是啊,这样再合适不过了。”立刻有人附和。
那从来不知道如何拒绝的少年,便在这样的“众望所归”下,晕头晕脑地应承了下来。

第二日,阿笔带着巨钳螳螂,拿着用于防范的超能晶石,独自来到了关着Will的房间。
他走进去十分钟后,人们在听到轰隆的爆炸声后迅速赶到了现场。然而那时大楼的外墙已被炸开了一个大洞,地上满是砖块、尘土、以及大滩的血迹。虫系训练馆首领和巨钳螳螂昏倒在房间的一角。超能晶石不翼而飞。
监控器在爆炸的瞬间便被破坏了。地上的血液后来经鉴定确是属于光精灵的。由此看来,阿笔多半是忠实地完成了他的任务。
然而精灵在死亡的时刻身体都会化作光芒消散在空气里,于是在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下,事情就变得全无对证了。
阿笔和巨钳螳螂身上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却似乎因受了过度的惊吓而变得神智不清。人们就当时的事情问了他好些天,直见那少年的精神确实已经失常了,才终于作罢。

四天之后阿笔被送到了联盟医院,住进走廊尽处的那间病室。
将他留在联盟里一方面是不希望Will事件的细节走漏出去,另一方面则是希冀着等他的病好转一些,可以继续询问一些状况。
但后一个目的最终是落了空。联盟里的人们发觉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再去顾及那起事件的经过,而病房里的少年则再也不曾好转。
到了秋末,到了枯黄的叶子落了满地,再也听不见虫鸣的时候。任凭谁也能看出那年轻而孤单的病人,已经不剩几天日子可活了。

在我即将结束这次短暂的探望的时候,阿笔却伸出他枯瘦的手拉住我。
“你知道吗?”他说。深凹下去的紫色眼睛里闪出诡秘的光来。“那个女生说她诅咒我呢。她说她到死都要恨我。”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话题,我全然摸不到头脑。于是只当做疯话听了,又重复起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劝慰。“别太挂在心上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虫系训练家对于我的回答似乎很失望。他松了手,很慢很慢地摇了摇头,然后蹒跚地走到窗前,自顾自地爬回那张高脚椅里。
我向他道别,他仿佛没有听见。大声重复了几遍,见他完全没有反应,我便只有自己出了房间,小心地关上门。
然后尽可能快速地逃离了医院。

等到我知道阿笔最后那句话的出处,以及[那个女生]确有其人的时候,却已是那少年一月里的葬礼之后的,第二个清明了。

第三章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4-9 22: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