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加入口袋吧 登录
口袋吧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

c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koudai8.com/newbbs/?9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十六殇.The.16th.And.the.Last[4-2]

已有 713 次阅读2010-3-22 00:08

在那个宿命的夏季,Will死前一天的夜里,丰缘战斗国境的战斗塔中,塔主房间的电话铃铃地响了起来。穿着白色短衫的少女趿着拖鞋懒散地走到沙发处坐下,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伸手抓起了电话听筒。
“Lucian?今天怎么有心情打电话?”年轻的战斗塔大君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
“凌晨两点,我知道。”电话的那头,新奥超能天王Lucian的声音却格外地严肃而沉重。“Anabel,我这里刚刚接到一份急报。我想你不在精灵联盟工作,估计还不知道这事,情况有点糟糕,但你听了可一定得冷静。”
“怎么了?”紫发女孩诧异地扬了扬细而秀气的眉毛。
“是Will。”Lucian说。“城都联盟前天发生了哗变,渡前辈和伊吹小姐成功逃脱了,可Will没来得及⋯⋯”
“什么?”她的语气渐渐变得生硬起来。“不可能...那...他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现在具体怎么样了,但无论怎么看来,都是凶多吉少。”新奥天王沉默了片刻,又换作语重心长的口吻道:“我觉得这事情我有义务告诉你,Anabel,但你一定要冷静。”
“梦幻呢?”女孩子的声线空而轻,像是风中的回声。“梦幻那边已经安排援救了吧?是不是?Lucian哥哥,你也会去救他的吧,是不是?”
“...这...”尴尬的沉默,任谁也该猜到后面那无法说出口的回答。
“告诉我是的!”她忽然醒转了似地吼了起来,瞪大的紫色眼睛里开始聚集起清澈的泪水。
“...我联系过世界诞生之树那边,梦幻说要我们先按兵不动,等待进一步的消息。”Lucian花了很久才组织起这样的语言。“我想她这样决定一定是有理由的,Anabel,我们必须以大局为重。”
苦口婆心的劝阻,却换来女孩子斩钉截铁的一句:“你们不救他,我去。”
然后听筒里只剩下滴滴的忙音。

一刻钟后,拉提奥斯载着紫罗兰一样的女孩子划破战斗国境上方的夜空,飞向遥远的城都。
然 而她最终还是慢了一步。仅仅是慢了一步。龙之波动轰开了钢筋水泥的墙体,她看到的却只有倒在血泊里的亲人。他的表情里仿佛还有来不及散去的痛苦,眉间的红 色宝石全然失去了光亮。血液,以及昭示着消逝的生命的光从他胸前巨大的十字形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浸蚀着冰冷的地面,又染红了扑上去的女孩子洁白的衣 衫。
拉提奥斯发出一声警告性的啼鸣。她抬起头来,看到靠在墙角里颤抖不已的少年,还有他手里的超能晶石,还有他身边的巨钳螳螂,那红色精灵钢铁的钳子正滴着新鲜的血液。
“我诅咒你们!”她清丽的脸庞因这恶毒的话语而显得扭曲,紫色的眸子里杂糅着红色蓝色的愤怒的火焰。“我到死都要恨你们!”

“这样说来,她确实有理由憎恨人类。人类抓走了她的父母,又杀了她的哥哥,也难怪她会无差别地袭击平民,大约只是为了让人们尝尝失去至亲至爱的滋味。”话虽这样说,我觉得自己这已是在尽最大努力去原谅了。
“大概吧。不过Anabel怨恨的其实并不只是人类。”尤娅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无奈。“那件事情之后,她再也不肯听梦幻的话,而且与Lucian都不再来往了。她虽然还是会将弄到手的晶石交到世界诞生之树那边,但那大概仅仅表明她恨人类比恨我们稍多一点。”
“梦幻就由着她乱来么?”一不小心,肚子里不满的情绪又冒了出来。
“梦 幻肯定是不高兴的,但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尤娅耸了耸肩。“一来她实力实在是太强,当初通过联盟赛应聘天王职位的时候直接被邀去主持战斗塔,连后来经过严 格选拔的人形精灵也难以与她相比。二来她与拉提奥斯关系密切,在Will死后尤其如此。一个没了哥哥的妹妹,一个没了妹妹的哥哥,同病相怜也是在所难免, 而梦幻再怎么不高兴,也不愿为了这事得罪心之水滴的守护神。”
“还有一个原因,会不会梦幻也觉得自己对Will的死负有责任?”我猜测着问道。
“梦幻做得没有错。”尤娅的回答无比干脆。“不过,你也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

自从接到Will的死讯,超梦的表情便是恒久的凝重。
身 上沾满鲜血的战斗塔大君靠着墙坐在地上,抱着超能晶石哭个不住。女孩抽泣的,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重复着哀怨的句子。她说你们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他死, 怎么可以让他走得那么痛苦那么孤单;你们怎么能和那些该死的人类一样狠心,你们知道吗Will哥哥他到死都无法恢复到真实的自己,以人类的样子离开这个世 界对于一个精灵来说是多么屈辱的事情。
后来哭声渐渐小了,静了。女孩红肿的眼睛里再也流不出泪水。她抬起头望着梦幻与超梦,表情平静得像极地终年不化的冰。
她缓缓地开口,声音轻如耳语。那个名叫Anabel的女孩子说:“其实你们从来都不在意我们的死活吧。对你们来说,我们只不过是有些利用价值吧。”
遗传因子精灵的目光中似有细微的闪烁。
梦幻却只是淡淡地说:“Anabel,把超能晶石给我。”
“不给。”她的语气斩钉截铁。

后来还是超梦在中间调解了许久,总算是把超能晶石要了过来,拿到了世界诞生之树中心的梦幻的房间。
“啊呀!不愧是我的小超梦梦,谢啦谢啦!”小小的粉红色的神见了晶石非常欢喜,忙不迭接过来,顺便向自己的复制体赠送飞吻一枚。
可惜她这样欢乐的情绪却丝毫也感染不了超梦。高大的紫色精灵的表情依旧疲惫而沉重。“事情很凑巧,Will死去的时候超能晶石就在旁边,他化成的光便尽数被吸收了进去。Anabel觉得那晶石里装着她的哥哥,便怎么也不愿意放手。”
“哦。”梦幻用最简洁的方式表示自己对事情经过毫无兴趣。
超梦用复杂的目光望了她一眼,然后决定无视听话者的反应继续讲下去。“我从超能晶石里提取出了属于Will的意识成分,将它移植到了一只幼年水蜘蛛体内——就是前几天树里的雨翅蛾们送来的那小家伙,它脑袋撞在了石头上,差一点就活不成了。Will从前的力量刚好可以帮助维持它的生命,小家伙的父母也同意了。我封掉了他的记忆,太过痛苦的事情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至于这两个孩子以后会怎样,就要看Anabel的了。”
“恩。”依然是单音节的回复。
“梦幻,”超梦觉得事情有些超出了他的理解。“你难道就一点想法也没有吗?”
“应该有什么想法?”梦幻漫不经心地摆弄着地上的积木,语气却淡漠得与稚气的举动全然不符。
“我以为那时你会反驳Anabel的话,”超梦的声音里满是惊异与不解。“我以为你起码应该告诉她你是爱他们的,为了大局做出这样痛苦的选择实属万不得已。”
“爱?”梦幻抬起头,幼蓝色的眼睛里是寒星般的低温。“不。没有那种东西,也不需要有。”
“你对Will的死难道真的一点内疚也没有吗?”急切的问句里,似乎有什么信念有了细微的动摇。“你对那些孩子,难道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梦幻似乎思索了片刻,然后忽然飞上前来,毫无预兆地伸手抱住了紫色的精灵。“忘了它吧。”她说。“感情不过是人类的游戏,是一剂美丽的毒药,我们不该让它缔造出的幻觉麻痹了自己的理智。”
“没有心的东西不会真正强大。”这样的句子几乎是脱口而出,超梦记得许多年前自己似乎曾对一个人类说过同样的台词。
“你错了。”梦幻的回答也与那人类如出一辙。“心也好,感情也好,这些东西只能成为你的弱点。而这世界上,除了对创世主母亲的大爱,一切情感都是虚无。”
超梦在这样的话语面前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叹息似地问道,“这么多年来,我到底是要证明什么?”
不等梦幻作答,他便轻摇着头,径自走出了房间。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加入口袋吧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口袋吧 ( 京ICP备05002314|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12 )

GMT+8, 2020-5-30 19: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